txt電子書下載網 > 玄幻小說 > 玉云回夢錄 > 第二七七章:瞿姥姥與照航大師
    許玉揚落在洞外只覺后眼前一花,卻見自己復又到在一個足有二三十米高,數百平米的大石洞中,在自己的正對面卻是一道正閃爍著金紅兩色光芒的碩大光壁。

    目之所及光壁下兩個身影正背向自己正盤腿打坐,二人身前有一個金色光團正發出一道道的金光涌入光壁之中,這個石洞里之所以能夠亮如白晝皆是拜那光團上的金光所賜。

    還未等許玉揚反應過來,卻見兩位正在盤腿打坐中的一人已然化作一道紅光懸身而至,口中喝道“來者何人?”

    許玉揚到在面前之人年約四十左右,蓬頭垢面,身上衣衫破舊顯然也已在此山洞中待了許久,然而明眸皓齒風韻猶存,眼角眉梢處卻也覺得似曾相識,略作猶豫,便試探性的開口問道“瞿二姨,文淑?”

    對面那名中年婦人略微一愣,“你是?”

    許玉揚見此情形更加確定無疑,不盡然喜極而泣,“我是小凡的好朋友呀!倍蠹泵ο蛏砗蟾呗暯械馈叭、四姨,我見到二姨了!”

    瞿文淑頓時一愣“文靜、文影也都來了嗎?”

    此時除卻五環城寨外余者眾人見許玉揚等人飛上出了山洞,不免人人心中起急,只想趕緊沖出洞去免得錯過那僅存的覓得寶石的最后機會,眾人均已紛紛由之前的那個較小的石洞中穿過,落在了此時這個較大的石洞之中。

    而瞿文靜、瞿文影剛剛落入洞中便已聽聞許玉揚的聲音,心中自是歡喜,急忙飄身向前,到在許玉揚身前,看著眼前那位滿面泥污的中年婦人失聲叫道“二姐!

    瞿文淑臉上也已落下兩行熱淚,“三妹、四妹真的是你們來了!彪S即便帶著兩位妹妹往光壁前走來。

    眾人跟在身后,許玉揚心頭美美的,這一次自己總算是完成了小凡與瞿文秀的托付。

    瞿文淑帶兩位妹妹跪拜在正背對著眾人盤腿打坐的那人身后道“母親三妹、四妹來了!

    那位真在盤腿打坐之人緩緩轉過身來,卻是一位年約七旬,身材矮小,目光銳利的老太婆?粗⒃谏砗蟮膬蓚女兒,滿是塵垢與褶皺的臉上閃過一絲微笑,而那姐妹三人卻早已泣不成聲。

    許玉揚也為此時的母女團聚留下淚水,然而起身旁的妙渡此時則已快步上前,跪倒于地,“師父您老人家辛苦了!闭f話之時已是滿滿的哭腔。

    半空中的那團金色光球此時也已緩緩落在地面,一個紅潤有力的聲音答道“徒兒你來了!

    妙渡抽泣,“弟子來晚了,讓恩師您受苦了!

    照航呵呵一笑轉過身來,卻是一位年紀約在六十歲面色紅潤的瘦高和尚“三年不見我這小徒兒怎得也會哭鼻子了!

    許玉揚立時破涕為笑沒想到這位照航大師竟然會是如此幽默。與此同時許玉揚卻忽然覺得自己脖子上的項鏈隱約的傳來一陣溫熱。

    許玉揚心頭不免為之一驚這是怎么了,自從神仙姐姐把這條項鏈送給自己以來已經一個月多了的時間了,還是第一次出現這樣的感覺,這是怎么了?怎會忽然有此變故?

    許玉揚正在思索之時,卻發現自己的左手以按在了那條白金項鏈上,許玉揚心頭驚覺“哎,哎,哎我說這位神君您這是干什么?你要是碰到我的話,我可是要罰款的呦!

    卻不料云舒在許玉揚心頭冷哼一聲“都什么時候了還有心思開玩笑?”這可是一個多月以來云舒用最嚴肅的語氣和許玉揚說的話。

    這不禁使許玉揚也感知到了事態的嚴峻,便也不再敢開口多言,而片刻之后,許玉揚的左手從自己的項鏈上拿了下來,而后拉住了身旁胡慧娘的手臂,隨即胡慧娘猛的轉過身來,臉上滿是驚愕之色。

    這也是許玉揚第一次見到胡慧娘露出此等驚訝的神情,許玉揚雖然不知道云舒與神仙姐姐傳達了什么,但是許玉揚知道這回可能真的是要有大事發生了,不然神仙姐姐與那位平日里十分不著調的云舒神君也不會如此謹慎。

    此時許玉揚聽聞身后傳來一陣腳步聲,五環城寨的六位弟子攙扶著徐志輝來到當場,徐志輝怒道“東方輝你在哪?出來答話!

    東方輝由人群之中上前兩步,“徐大師東方在此,只是東方不知怎得會引來大師猜疑與不滿!

    瞿姥姥聞聽此言便也“哦”了一聲,“怎得東方城主今日也大駕光臨了嗎?”

    東方輝急忙轉過身來躬身施禮,“瞿掌門,東方輝在此!

    瞿姥姥向東方輝看了看,微微一笑“果真是你東方輝!

    東方輝道“瞿掌門還記得在下,東方輝不勝榮幸!

    瞿姥姥冷笑道“你小子沒想到我們還沒死吧?不然想來你也不敢來此!

    東方輝一頭霧水,“在下不知瞿掌門何意,還望瞿掌門明示!

    瞿姥姥復又冷哼一聲“老太婆說的什么難道東方城主你當真不知道嗎?難道三年前不是你派人以天降神石之名將我們引到這里的嗎?”

    東方輝急忙抱拳施禮“瞿掌門想來今日之事定有誤會,東方也是于日前才剛剛知曉這天降神石之所在,這才引著眾位同道一并前來尋找的。三年前東方輝甚至都不知道此處竟然還有天降神石!

    瞿姥姥冷冷一笑,正預再次開口,卻見起航大師雙掌合十,口中說道“阿彌陀佛,瞿大師既然東方城主說他不知,大師您就暫且息怒吧。三年前的事我們出去之后再從長計議也未可知!

    徐志輝道“可是大師,晚輩這一雙眼睛?”

    起航道“徐施主您報仇心切老衲心中了然,但是既然三年都已經過去了,再登幾日又能如何?”

    徐志輝忿忿不平的哼了一聲,瞿姥姥卻冷笑一聲“出去?大師您說得未免輕松了吧。咱們在這里已經苦苦支撐了三年,若是能夠那么輕易出去的話咱們豈不早就出去了?再說了咱們若是出去了,這里又當如何?”

    起航雙掌合十,“阿彌陀佛,瞿掌門如今我們身邊來了這么多位大師想來其中定然不乏能人,想來若要對付那個妖孽應該也不是什么難事!

    東方輝道“兩位大師究竟說的什么我等諸人一概不知,還望兩位大師明鑒,晚輩們也好弄個明白,皆是兩位大師再行訓誡晚輩亦毫無怨言!

    瞿姥姥冷哼一聲,正欲開口,卻忽聞之前起航所面對的那面光壁上忽然傳來一聲“轟”響猶似驚雷,整個石洞都為之晃了幾晃。

    一眾人等無不驚愕,瞿文靜道“母親這是怎么了?”

    瞿姥姥冷哼一聲,“這是怎么了?恐怕還得問東方城主呀!

    東方輝卻是一臉懵逼,不置可否。
捕鱼游戏里金蟾的弱点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走势走势图 江西快三走势图2 湖北快三和值走势图工具 腾讯分分彩预测的软件下载 医药板块股票推荐 3u娱乐城真钱百家乐 河南体彩481对子遗漏 股票指数期货是为适应人们管理股市风险 河北快3网上销售 北京快中彩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