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玄幻小說 > 玉云回夢錄 > 第一六四章:樓中亡魂(下)
    空曠的圖書樓內響起一個低尖銳刺耳的聲音“張穎你到現在還在說我的壞話,你還真是死性難改呀!

    張穎的亡魂馬上驚呼道“沒有,我沒有,是這兩個女人說要帶我走的,是她們,不是我!

    半空中立時傳來一陣令人心底發毛的冷笑“張穎你們剛剛說得什么我聽見了,你想離開我是怎么都不能的了!”

    張穎急忙搖晃著胡慧娘的手臂道“姐姐你不是說你是來帶我離開這里的嗎?快呀,快走呀!

    胡慧娘見張穎的亡魂如此驚恐只將左臂一揮,“呼”的一聲赤金鐲上立時現出一道紅光,“張穎你先到這里來!

    張穎的亡魂雖然不知這道紅光究竟是何卻也未作他想,飄身便往紅光中落來。

    這時半空之中的聲音發出一聲幾近瘋狂的吼叫“想跑?怎么可能?”

    隨后許玉揚只覺一陣寒風撲面,一道黑影由半空中向自己與胡慧娘撲來!

    此時樓中燈光雖然盡數熄滅,然而憑借著云舒的元神許玉揚還是看清了向著自己疾速撲來的黑影。

    那是一個身材瘦小的小姑娘,扎著一根馬尾辮,一身普普通通的連海大學的校服,這就是許玉揚印象中的周小川。

    只是周小川那慘白的面頰上沒有一絲血色,嘴角、鼻洼處都掛著點滴的血跡,雙目更是呈現赤紅之色,嘴角兩顆獠牙,口中吐出一截血紅舌頭。瘦小的身上罩著一團黑煙。

    這形象看上去就像是之前聚怨化鬼的阿峰與謝必安的綜合體一般,看了不免惹人心底發毛!

    許玉揚不敢也不愿相信之前那個柔柔弱弱,勤奮樸實的小師妹竟然與自己陰陽相隔,而且此時竟然已經化作一只厲鬼。

    然而縱使心中略有害怕,當周小川撲來之時許玉揚還是站起身子攔在了周小川的身前喊了一聲“周小川,是我呀,許玉揚!

    周小川的身子猛然在距離許玉揚不到一米的半空中,停了下來。

    赤紅雙目仔細的觀察著眼前身材嬌小,帶著一副大眼睛的小姑娘,片刻后又發出一陣刺耳的笑聲

    “你開什么玩笑,你這綠臉的小四眼究竟也敢來冒充玉揚師姐!

    許玉揚想起自己的臉還是綠的,難怪這個沒見過幾次的小師妹認不出自己。哎呀,這貪嘴導致的過敏真是耽誤事!

    云舒的元神感知玉揚心中所想,不免覺得好笑三爺這鍋甩的漂亮,玉揚到現在還以為自己真的是食物過敏才變成這個樣子的!

    許玉揚略顯尷尬的說道“周小川,師姐我食物過敏了所以臉才是綠色的,你再好好看看學姐就是許玉揚呀!

    周曉床冷冷一笑“玉揚學姐正在‘最美時尚’做翻譯怎么可能回到這?而且學姐活得好好的怎么能看得見我和張穎?你這綠臉小鬼不要再騙我了!”

    說話時周小川手臂一揮,立時便有一股寒氣直奔許玉揚面門涌來。

    許玉揚正欲開口卻只覺身子一輕便已向后躍出數米,將寒氣避過。

    而此時張穎的亡魂已經落入赤金鐲中,周小川驚呼一聲“快把張穎的亡魂放出來還給我!”說話時便向胡慧娘撲去。

    “回夢禁地”的女祭司豈是好惹的?右臂一揮,“呼”的一聲,赤焰斷魂鞭便已擒在手中。揮臂時一道火線徑直便往周小川面門落下。

    周小川此時已然聚怨化鬼,身手甚是敏捷,只一側身便已將胡慧娘手中長鞭避過。

    一聲哀嚎“不管你們是人是鬼,只要將張穎的亡魂交給我任由你們來去!

    胡慧娘冷哼一聲“惡鬼本祭司這便是來收服你的,你卻還在這里口出狂言?本祭司勸你乖乖聽話莫做無謂之爭!”

    周小川見胡慧娘毫不相讓便不再答話,懸身便再次向胡慧娘撲來!

    胡慧娘只將手中赤焰斷魂鞭一抖立時便有一道赤焰紅墻攔在周小川身前。

    周小川未曾修煉,此時不過只是一道亡靈聚怨而成的厲鬼怎知那赤焰斷魂鞭的厲害,仍然繼續撲來!

    哧哧哧的幾聲,身上便已落下數道火痕,吃痛不住發出一陣哀嚎,轉身便走。

    胡慧娘豈肯輕易令其走脫?身形一轉便已攔住其之身前!

    周小川眼見一道鞭網徒自而生,走投無路之時只得在那赤焰鞭網之中發出陣陣哀嚎。

    許玉揚見勢知道再不過片刻周小川必將像之前的怨鬼阿峰一樣道消魂散,于是急忙勸阻“神仙姐姐手下留情!

    胡慧娘杏眼圓睜“玉揚這個周小川已經聚怨化鬼,身上怨念頗重,不能再留!

    許玉揚點頭道“玉揚知道,只求姐姐能讓玉揚與她說上幾句!

    胡慧娘眼見玉揚開口相求,且那周小川不過一只怨鬼,無論如何也難以逃出自己的手心,讓她們說上幾句又有何不可?

    于是手腕一抖,赤焰鞭網立時散去,許玉揚上前兩步“周小川真的是我呀,我是許玉揚呀!

    周小川一雙含血赤目盯著許玉揚看了又看,只發出陣陣呻吟不置可否。

    許玉揚見周小川不信便說了一陣胡慧娘聽不懂的“鳥語”,其中周小川偶爾作答,一人一鬼經在哪里用“鳥語”交流起來。

    云舒卻知道許玉揚是用好幾幾種不同的語言與周小川進行了溝通,證實了自己的身份。

    在確認了許玉揚的身份后周小川一身怨氣盡數而散,眼中落下殷紅血淚“玉揚學姐真的是您!

    許玉揚看著眼前這位小師妹的怨鬼模樣心中當真百味雜陳,雙眼模糊“好好的小師妹你怎得就變成了這般模樣?”

    周小川只發出陣陣哀嚎卻始終說不出話來,胡慧娘見許玉揚與周小川相認,且哭得如此哀怨,似乎也再無必要為之擔心于是收了赤焰斷魂鞭,在掌心生出一團赤焰,懸在半空之中,為這漆黑的圖書樓內升起一絲光亮!

    周小川苦苦一笑“師姐您要想知道我的事還得麻煩您將張穎放出來,我們當面對質!

    許玉揚點頭稱是,胡慧娘自然不會反對,左臂赤金鐲上紅光一閃,張穎的亡魂立時飄出。

    張穎見了周小川頓時一驚,怪叫一聲,轉身便走,卻聞周小川冷冷一笑“張穎,現在這個樣子你還能跑到哪去?”

    張穎的亡魂只得灰溜溜的回到當場,胡慧娘道“你二人可知自己已是死人,此時只是兩道亡魂而已?”

    周小川與張穎的亡魂紛紛點頭,胡慧娘道“既然如此那咱們今天便將你二人的事說個明白!

    燈筆
捕鱼游戏里金蟾的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