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修真小說 > 行行 > 三九七 萬事俱備
    武侯園的庭院,沈鳳鳴正與風慶愷一起清點人手與資備。

    秋葵站在凈慧的窗前看著。聽說李文仲當真按照沈鳳鳴的吩咐悄悄收運準備了三十來只大公雞,現在正藏在城中別處的穩妥據點。風慶愷認為此事簡單——只要將公雞分開了仔細裝在網袋之中,這兩天在喂食時稍許摻些鎮靜之用的輔料,就能免去大戰之前的撲騰。

    一行人昨天剛從衡山回來,這東樓終于不是只有秋葵一人居住——她不便向風慶愷打聽此行詳情,便到了凈慧屋中,向她詢問。

    雖然風慶愷在這荊湖南北路面子大,江一信又甚是能講,但那衡山掌門方寬仍然自恃身份,不肯出面。凈慧師太說著搖頭。江湖中人對魔教的成見仍是太深,方寬上次雖然派了舒諫等幾個得意弟子前去三支之會,但當時哪里知道所謂“三支”就是“魔教”?及至舒諫回山向掌門具稟會上詳情,提及與幻生界、江陵侯等起了沖突一事,反受了方寬一頓責罵,怪他身為大弟子竟忘了自己正道中人身份,自作主張插手魔教內訌,將他罰去祝融峰掃山兼思過了。適逢秋季,每日落葉不絕,祝融峰又無石階,小徑上盡是林木,哪里掃得干凈,這舒諫每日十分苦惱,直到這日武陵侯等來山,說起三支會上之事,方寬才令人將他叫回去,以為當日之事印證。

    衡山七十二峰,原非一派,僧道俗皆有,各不相干,據傳是百多年前回雁峰上一名高手技壓眾峰,自此方創立衡山派。經百年后,群峰歸心,派中諧和,衡山武學亦交織相融,自成體系,派中弟子僧俗皆有,門派掌門不拘出身,能者當之,此亦衡山在武林中大受贊譽緣故之一。

    掌門方寬這一輩主事者有三,除方寬為俗家人之外,另有兩名師弟仁覺、仁修,皆為僧人,風慶愷正是因此才請凈慧師太同往,期以同為佛門弟子的淵源,得衡山派援手。果然方寬固是不肯點頭,那仁覺、仁修師兄弟兩個卻有了心,待當日請來客暫住之后,便一同到方寬處試說服這掌門師兄。

    方寬被說得猶豫不決。撇開魔教重出江湖一事不談,自從幻生界來到洞庭地界,這一帶便不曾平靜過,他也常聽得消息,說這以用毒為手段的門派人數日益增多,霸占了洞庭一隅,附近村民百姓或江湖中人對之皆多有畏懼。方寬當然亦有提防警覺之心,否則也不會派出舒諫等得意弟子前去三支之會。風慶愷這一次更說幻生界現下退至洞庭之南的湘水、沅水之間,固是因三支之會吃了虧,可離衡山反而越發地近了。衡山腳下不出幾步便是湘水,倘若任由幻生界在湘水坐大,那么衡山遲早亦會是其眼中釘。

    “但是——我們若幫那魔教教主滅去了幻生界,焉知他就不是下一個關非故,甚至比幻生界更變本加厲?”方寬依舊憂心忡忡,“幻生界不過是魔教的一個分支,就已經這般厲害,若真給這魔教三支合一,我們衡山還有立足之地么!”

    “師兄莫急。我與仁修師弟覺得此次該當出手相助,乃有這幾個理由,師兄且聽聽看!比视X慢條斯理道,“方才我聽凈慧師太的意思,云夢教想要的只是洞庭湖與洞庭山——因為云夢源出于此山此水。那里眼下是武陵侯的地方,但有幻生界、江陵侯在兩岸虎視眈眈,誰都拿不安穩,武陵侯便應允,若云夢教此次能一舉助他消除幻生界、江陵侯兩大威脅,便將那一塊地方送給云夢教主,但也只是那一塊——如若云夢教要背信越界,先不必威脅到我衡山,只怕武陵侯也不答應。此其一!

    他頓了一頓,又道“我見那位凈慧師太神氣內斂,內功修為應是極高;沈鳳鳴、秋葵二人,洞庭一帶人稱‘云夢神君’、‘云夢仙子’,上次君山之會上魔音交手亦令人嘆為觀止。反觀幻生界,堪稱高手的似乎只有關非故一人,余者全賴蟲毒之力,而沈鳳鳴乃是魔教嫡后,既然敢來,十有八九是有破蟲毒之力的辦法,故此我認為云夢教贏面更大,我們若出手,弟子們應不會有太大損傷,只是增其勝算,防其有失。此其二!

    仁修亦上前一步,“武陵侯平素與我們衡山也算是交好,這次他親自前來相求,想必這一仗對他來說極為重要。我們不妨認為云夢也不過是武陵侯叫來的幫手,衡山即使出手相幫,也不過是幫武陵侯,并非幫助魔教。若我們不出手相助,將來與云夢教、與武陵侯在這湘南一帶只怕會難以相處;倘萬中之一他們這次敗了,那幻生界之威豈非就是我們衡山助長的——這個關非故野心勃勃,若不滅去,定有一天找我衡山麻煩,那時豈非悔之晚矣!

    這師兄弟二人固是說得很有道理,奈何方寬一貫固執,事關正邪之分,終究是放不下這個架子。好在衡山派本從七十二峰來,自也有七十二峰的自由,他當面雖是按衡山的規矩拒絕了,私下里卻也默許了仁覺帶一干出家弟子跟隨前去,相機行事,如此才總算兩不得罪。大弟子舒諫乃出俗家,又要掃山,此番去不得,一時引為憾事。

    武陵侯這一趟衡山也便不算白跑——有仁覺為首的衡山眾弟子在,至少若江陵侯發難,不怕沒人對付。三支之會上衡山派便與江陵侯的人正面動過手,這一次雖然舒諫沒來,可其余弟子也并沒忘了當時的劍拔弩張。

    沈鳳鳴心中也便有了計較——關非故等高手自是由他們云夢幾人來對付,幻生界余者交給黑竹會,青龍教交給武陵侯,江陵侯交給衡山。

    不過他并未對外人透露此次還帶來了黑竹會,是以風慶愷無論如何不認為他們寥寥幾人便可對付得了整個幻生界,哪怕沈鳳鳴一再強調有大公雞這樣的幫手就足矣,似亦不足取信。末了,沈鳳鳴只得道“我們在幻生界里還有些‘小兄弟’,風爺忘了么?三支之會上凌厲借江一信之口威脅關非故的那些‘小兄弟’,這一次也一樣能用!

    風慶愷聽得將信將疑,見他頗為胸有成竹,也只得罷了。這邊廂秋葵在樓上聽得清楚,待到私下里覓得機會,才問了沈鳳鳴,“你那些‘小兄弟’當真還能聯絡得上?你怎知他們還能不能信任?”

    “我已經派人去聯絡——不過當然不指望他們些什么!鄙蝤P鳴看了她一眼,秋葵頓然會意,悻悻冷冷道,“知道了!

    她知道沈鳳鳴真正指望的“內應”是婁千杉。

    隔日沈鳳鳴果然外出,秋葵心知他是去會婁千杉了,便也不出聲。悶悶地等了大半天,才見他回來,神色像不是很好。

    “怎么,她沒完成任務?”秋葵故作不在意,輕巧發問。

    沈鳳鳴搖搖頭!安皇呛谥駮锏膯栴}!

    “……什么?”秋葵一時沒明白他的意思。

    “前幾天給出去六幅地圖,本是想看看到底是誰出賣了我,可今日所見,幻生界的布防一點變化都沒有?雌饋砗孟瘛疫@六個組長都并非奸細!

    秋葵才憶起此事來,猶豫一下,“那婁千杉怎么說?”

    “她從單無意那里得來的口風——青龍教的確事先知道了黑竹會要對幻生界有所行動!鄙蝤P鳴道,“不過也僅止于此,再詳盡些的安排他們便不得而知,這兩日也絲毫未得到我們的新消息。若依此看來,消息是在一開始就走漏的,不過那走漏消息的人——知道得似乎也不多!

    “若是如此,倒也用不著擔心了!鼻锟,“那么可知道——單疾泉究竟來了嗎?若是單無意的話,總該知道真相?”

    “說是沒有來!鄙蝤P鳴道,“聽說——正是因為透露消息之人沒有給出任何詳盡說法,單疾泉認為此事其中有詐,所以未曾離開青龍谷。倒也像他的性子!

    “那不是更好!鼻锟,“兩個都是好消息,怎么你看起來反而不高興?你該不會認為——婁千杉是在說謊?”

    “那倒不是,不過我就只猜了這兩件事,竟然都不對,”沈鳳鳴向她露出個無可奈何的表情,才有了點平日里戲謔涎臉的模樣,“你讓我怎么高興?”

    秋葵嘴角忍不住微微一彎,“又沒人來取笑你——我只關心——既然形勢看來有利,那我們何時動手?你可還要再給他們六個送一份新圖?”

    沈鳳鳴搖搖頭,“六份圖雖然有點不同,但每人手里與他們自己那一組有關之安排,卻都是不錯的。他們只要各司己職就足夠了,不必全曉他人位置!

    “所以?”

    “所以——動手的時間,大約就在明日傍晚到后日早上!鄙蝤P鳴道,“黑竹會最先行,幾個組分別埋伏在湘水、澬水、沅水的指定地方,還有一組留在洞庭水上待命;然后是我們——武陵侯的人和我們都趁夜從水上過去;衡山派去往北面,截斷江陵侯的聯絡,岳州城里留下李文仲,與衡山派互為接應!

    這些安排,秋葵之前也已約略知曉,當下里也只是點了點頭,“你決定了就好!
捕鱼游戏里金蟾的弱点 四川金7乐在哪里可以买 快中彩中奖规则 天津快乐十分一定牛手机 招商证劵智远理财平台 玩法 安徽省11选五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游戏官网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询 股票配资 翻翻配资权威 安徽快三一定牛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