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修真小說 > 行行 > 二六六 水月鏡花(四)
?    果然無意也怔了一下!扒,你和他……”

    婁千杉輕巧地向關盛這邊一踅,“沒錯,我與關師兄約了在此相會的。你若沒什么事,便走吧!

    “你與他……與他相會?”單無意自然不肯信,怒目向關盛而視。關盛年過三十,又早有家室,婁千杉豈能與他不清不楚?關盛卻只冷笑一聲,忽然出手,一掌向無意胸前揮到。

    無意心中不忿,拔刀相迎,不防婁千杉浮袖掠起,將他握刀的手一擾。她自知曉無意不會與她動手,那袖上余勁不消,只進不退,往他胸前一點,將他逼退一步。

    “師妹,這小子就不勞你動手了!标P盛語中卻帶了諷刺,說話間,手勢已變,向無意搶到,與婁千杉成了夾擊之勢。

    婁千杉心中一凜。她識得關盛這般手勢,不及細想,返過衣袖一拂,將關盛手中那將出未出的一股毒煙拂了開去。

    關盛嘿嘿冷笑“師妹莫非是要維護這舊相好?”

    婁千杉面上漾起層笑意來“關師兄這說的是什么話,我與他并無什么的,只是——想著他爹也非易與,若對他下了殺手,跟青龍教結了梁子,我們得不償失!

    可關盛并不罷手,毒煙雖散,那一手還是向無意的腕上切去。無意轉腕,刀身斜斜劈向關盛左臂,關盛身形一側,忽指間又飛出一物,直取無意喉間。

    單疾泉只怕無意這下要著道,便欲現身插手,忽眼前一晃,一個暗紅色影子已掠入戰陣之中,靜下來時,才見那暗紅原是劍光,竟是君黎不知他何時已來到此地,想必也暗伺多時,見無意有險,自是以“逐血劍”相救。

    “如此便要人性命,這便是你們‘云夢神教’的行事?”君黎長劍在手站定,開口已將關盛與婁千杉視為一路。

    “不是,君黎哥,千杉她……”身后無意欲言。

    “你還要為她說話?”君黎恨恨道,“你苦苦尋她而來,只怕她有甚閃失,可她看來另有所依,原不必你放在心上!”

    無意呆望著婁千杉,腦中沸沸如麻,竟無所適從。

    關盛自忖對付君黎未有十足把握,當下哈哈一笑,道“原來是君黎道長,有話好說。如你所見,這位小兄弟對我婁師妹是百般糾纏,我也實是——實是迫不得已,才想教訓教訓他。既然道長來了——只消他別要再糾纏婁師妹,我自不與他為難!

    “是我糾纏于她?”單無意忍不住道,“千杉,我只要你回答我,那個孩子……”

    “你住口!”婁千杉臉上變色,“單無意,若早知你如此纏混不清,我便那時不要與你有什么瓜葛,也就罷了!我如今與我師兄好了,你還來啰嗦不休,是要我如何?你若還要幾分顏面,今日、此際便走了,再也不要來尋我,否則下一次,哼,縱然我師兄不尋你麻煩,我也必不會給你什么好看!”

    無意半張著嘴,滿腔的熱烈烈卻一個字也化不出來,那顆以為永不會熄滅的心亦無法不沉入谷底。再說什么也是一樣的言語,不過是他糾纏,她拒絕。他曾以為她對自己那一笑便是全部,可原來——那只是一場戲,一場可以輕易易換了對手的戲。

    “我們走吧!本枋樟藙,留給關盛和婁千杉一個冷冷的鄙夷,那一手強拉住無意,只恐他再生什么事端。

    可此刻的無意,又豈還有生出事端的余力。單疾泉遠遠見著他被君黎拉走,忍不住生出極多心疼來,可他卻還須留在此地——他要親眼看看婁千杉與關盛在此私會,究竟是否真的是那一句“與我師兄好了”。

    才聽關盛冷笑了聲,“師妹,方才他說的——可是實情?”

    婁千杉只作不曉,“什么實情?”

    “他說什么‘孩子’,你莫非與他——”

    婁千杉哂笑,“關師兄何必在意那種無稽之談,你看我像是帶著個孩子的人么?”

    “哦?”關盛笑道,“若真有——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我關盛還不是有個孩子,可你——不也照樣送上門來了?”

    婁千杉面色如木,“我們還是說正事吧,關師兄,你把‘那東西’帶來了沒有!

    關盛無奈,自腰帶間取出一物。單疾泉遠遠但見似是個小小匣子,只不知其中裝了什么。只見他將此物交給了婁千杉,道“你用時須小心,用法你可都還記得?”

    “自然記得!眾淝冀釉谑种,“那我先走了!

    “哎,婁師妹,”關盛笑道,“怎么,我們見面,難道只是為了此物?”

    婁千杉勉強露出一笑“師兄,今日時緊,咱們萬事不得便,能交接了此物已是不易了。我若離開太久,縱然單無意不再來糾纏,秋葵也消要尋我!鼻芬磺飞,“失陪!

    說的亦是實情,關盛不好辯駁,只得追道“此物便是在幻生界里,也是難得,你可別失了手!”

    婁千杉冷冷一笑“師兄若是不放心,又何必假手于我!

    關盛一怔,婁千杉已顧自離去。他似心懷悵悵,也不得不緩步返回。

    單疾泉暗綴婁千杉。這兩人說是有私情卻也不盡如是,說沒有,那言語中卻也不無。雖對婁千杉這般作派早有所知,并不奇怪,可她此際冒險出來,那交接之物應是十分要緊了,只不知關盛要假手于她做什么?

    他盡可在她落單之際出手——婁千杉并非他的對手,要搶奪那物過來看個究竟,算不得難?闪舷攵酥苤\與他、與青龍教該是毫無瓜葛,因好奇便貿然插手,斷不是他一貫所為。她與關盛的私情他也不想理會,如今自己還想知道的,也不過是——那個孩子究竟是不是與無意有關。

    婁千杉說是怕人尋找,可行步間只往這林間愈深之處信步走去。山麓走盡,又是水邊。婁千杉將那物事藏起,望著水面一動不動。

    回憶她適才言語,雖不肯承認孩子是無意的,卻也不曾否認。若這事是發生在別人身上,依單疾泉的判斷,這般表現,自是等同于默認了,可此事卻偏偏與自家無意有關,關心則亂,若不親自問個清楚,又如何安心?

    他打定主意,現出身來,“婁姑娘!

    婁千杉吃了一驚,倏然回身,認得是單疾泉,心頭一時猶疑不定,警惕道“……可是單先鋒?有何指教?”

    單疾泉笑道“正是在下。姑娘從三支午筵上突然離去,累得大家伙兒好找,原來卻是在這水邊獨自神傷!

    婁千杉心頭原是不暢,聽他說“獨自神傷”,料想竟是譏諷自己那些不堪往事,當下越發冷淡道“若單先鋒是專程來羞辱于我,其實大可不必!

    單疾泉搖搖手,“我與姑娘素無瓜葛,羞辱從何說起?若不是為了無意,原不必特來尋姑娘!

    婁千杉素知無意這個父親并不待見自己,只冷冷道“我不知令公子對你說了些什么,但單先鋒只管放心——小女子對進你們單家一點興趣都沒有。也正好煩請單先鋒約束令公子,往后……不要再來尋我了!

    言罷便待轉身避去,卻聽單疾泉道“婁姑娘先別急著走——姑娘與我單家可以沒有關系,可姑娘那個孩子呢?”

    婁千杉腳步驀地一頓,站了一站,轉頭冷笑,“呵,真想不到,單先鋒竟也會來問這種事!彼惶裘,“有話便說——你想怎么樣?”

    “別誤會,單某只想問個真相!眴渭踩,“那——我便直言了。我聽無意提起過與姑娘曾有過一夕之情,而今日又聽聞,那之后姑娘有過一個孩子,以我想來,那個孩子,應該便是無意的了?”

    “我以為只有無意自作多情,不想連大名鼎鼎的單先鋒亦如是!眾淝疾涣纤娴膯柕眠@般露骨,勉強壓住面上憤紅,定了定神,“沒錯,我與令公子——確曾有過一夕共處,可若就此便說孩子是他的,未免臆斷!

    單疾泉皺眉“臆斷?姑娘的意思是——孩子還可能是別人的?”

    “單先鋒以為呢!”婁千杉面上浮起層不應有的蒼白來,有意加重了語氣,“我婁千杉原不是什么良家女子,漂泊無定,寄人籬下,與令公子不過偶然一度,單先鋒也不必太放在心上了!”

    “姑娘定要如此說——單某只好與姑娘認真對照對照那一段時日姑娘的行蹤,姑娘且聽聽對不對!眴渭踩,“去歲冬月末,姑娘因為與張弓長的合謀,去了淮陽,在陳州百福樓里初次以女子身份現身,要暗算那時剛剛成為黑竹會金牌殺手的沈鳳鳴?上,你未能得手,還在他那里吃了虧,為了暫時走避,你不得不返回江南。那一時,犬子無意與我青龍教不少人,為救程家公子程平,也自江北向江南追來,正在江南蕪湖與姑娘遇上——你們便是在那里逗留了一夜!

    他瞟了婁千杉一眼,見她正暗自咬唇。

    “正月到頭,姑娘被謝峰德重傷之后,才知道有了孩子,”單疾泉接著道,“據大夫說,孩子是兩月大小,算下來正該是在冬月末臘月初有了的。姑娘說自己非‘良家女子’,倒也不錯,只因你除了那一日去百福樓,原本都是男子裝扮,良不良家先不論,連‘女子’都不是了,我想你再是寄人籬下,也不至于有什么……不恰之事。唯有犬子無意,大約是因為有人與他說起過,才識破了姑娘的女扮男裝。所以這個孩子,要么是在百福樓為沈鳳鳴所欺——沈鳳鳴的;要么便是犬子無意的。而偏偏沈鳳鳴否認了曾欺過你,那么,也便只有無意了!

    “你……你如何得知我的行蹤?”婁千杉仍是咬著唇,那唇卻已是微微顫著的了,“都是沈鳳鳴告訴你的,對不對?”

    “無意鐘情于姑娘,我為了他,自然打聽過姑娘的一些事,沈鳳鳴所言不過是其中一部分!眴渭踩,“他的話是真是假我亦不能完全肯定,所以才只能來當面問問姑娘。我見他方才那般堅決要致謝峰德于死,你若說孩子是他的,我自也會信你!

    “你定要知道嗎!眾淝寂ζ林粑,卻屏不住眼眶微紅,“知道了又如何,孩子反正已沒有了,是誰的又有什么分別!”
捕鱼游戏里金蟾的弱点 pk10三码必中冠军计划 体彩十一运夺金查询 全天快三和值计划 配资炒股的账户 北京pk赛车杀号冠军 甘肃快三推算和值 股票分析师靠什么赚钱 腾讯一分彩是否合法 河北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政府产业基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