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修真小說 > 行行 > 二四〇 瀟湘之君(二)
?    摩失已見到秋葵身后的君黎,微微一怔,隨即又見到婁千杉,心念轉動,臉上笑意不變,已向兩人拱手道“難得難得,君黎道長,想不到在此間見到你。先前聽聞道長離了禁城,不知所蹤,在下也深為擔憂——不過,我早知道長吉人天相,定能化險為夷的!币煌,“怎么道長此番有空,來參與這三支之會?”

    “師父囑我照看她們二位!本璨o多應什么客套言語,只答得輕描淡寫,倒好像身為漢人的他,反沒有身為西域人的摩失伶牙俐齒一般。

    可摩失自不會聽不出輕描淡寫之中的意味——君黎的意思是說,來此已得了朱雀的授意,若有任何想鉆營取巧、挑撥離間的打算,都不要提起為好。他當下哈哈一笑,道“朱大人對兩位姑娘多有管束,在京里時,在下就未敢多有細問,若早知兩位姑娘會來,做師兄的倒該一路同行,也省得勞煩道長了!

    秋葵似乎不耐與他多言,冷冷道“這次大會由幻生界發起,摩失大人既然來了,該當與師友會合,怎么還獨自在此?”

    她語調一轉,不無鄙夷嘲諷,“哼,若我記得不錯,摩失大人早已不是幻生界的弟子了,或許無顏面見舊日師友也說不定!

    君黎微微皺眉,摩失卻故作不以為意,只笑道“秋師妹多慮了。我久未回師門敘舊,那同門之誼還是在的,只是這一次不是獨自前來,所以才不便!彼f著,目光向婁千杉一瞥,“謝師叔此番與我同行,我們就歇在左近,婁師妹可要前來一見?”

    婁千杉一直未語,怕的正是此,聽他這一句話,她已如受蜂蜇,臉上那笑像是怎樣系也系不住,連聲音也變得有些顫抖。

    “不……不必了……”她勉強道。

    “適才秋師妹不是說么,既然到了此間,便該與師長相聚,畢竟闌珊派也便只有謝師叔與婁師妹二位了,師妹不去見見他,有點說不過去吧?”

    摩失西域人口氣生硬,但更顯得言語理直氣壯。他心中多少不快秋葵對自己的冷嘲,有意為難婁千杉以令秋葵亦難堪,當下言語相逼,偏要她說出個所以然來。

    君黎已見婁千杉在身側悄然握緊的拳。他本知曉謝峰德人品不堪、手段卑劣,比起婁千杉來,更決非善類,當下已道“摩失大人何必強人所難。似謝掌門這般師父,在我看來——不見也就罷了!

    摩失咳了一聲,“道長何出此言?……也是難怪,咱們在禁城之中,各為其主,難免有些摩擦,但此次三支之會是江湖同道相聚,往日有什么過節,倒正好趁此機會消解消解!

    婁千杉只怕君黎被他說動,心中惶怕,卻聽君黎道,“消解?最好不要。人說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倒有點擔心倘若這一見,舊怨不消,反要大打出手,毀了這‘江湖同道相聚’之會,豈非大大不妙!

    摩失自是知道他與謝峰德在閩粵道上有過交惡的,聞言也只能哂然攤手,道“既如此,也強求不得。待到起會之日,總也有相見之時。三位保重!

    這離去之語說輕倒也不輕,是帶了些威脅之意在里頭。不過既然得消眼前之難,婁千杉仍是松下一口氣,望了望君黎,一時也謝不出來,只道“我師父他功夫厲害,我們……后幾日要小心!

    秋葵卻望了望摩失離去方向,“千杉縱然不去見他,他若得知千杉在此,不知會否前來!

    “我想——他應不敢來的!本璧。

    秋葵半帶疑惑。她并不知謝峰德與君黎兩度交手,多少有些忌憚他,既聽他這般說,也便道“不來最好。反正我們不過來此與會,待會了便離開,原不必與旁人多有瓜葛!

    君黎不置可否,只是道“你們回帳里歇下吧。我在外面看著!

    --------------------------

    話雖如此,君黎心中自也明白,謝峰德是個睚眥必報之人,縱然這晚不會出現,也絕不表示他不想來——正如他前一次在梅州城外暫時退卻,也不過是為了在有了殺手锏之時卷土重來,而那所謂“殺手锏”,往往是極為狠惡的手段——比如那一架曾幾乎要了自己性命的勁弩。

    那個功虧一簣未能取走自己性命的惡人,若知道自己也來了,定不肯善罷甘休吧?而再加上,婁千杉與他,似乎也有著她不肯明言的仇怨。比起對此地一無所知的自己三人,與摩失在一起的謝峰德多少還占據些主動——距離起會之期還有一日,狡詐如他,或許會有很多辦法讓自己三人難以順利離去。

    沈鳳鳴說,不要妄動,可不動行嗎?他可以不試圖冒險越界去探究那幻生界的禁區之中究竟有什么樣的秘密,可是謝峰德——這近在眼前的威脅,或許沒在沈鳳鳴所慮之中吧?

    秋葵與婁千杉總算在帳內憩下了。這是很深很深的夜,沒有月,只有昏沉沉并不亮的星。篝火早已熄了。在這樣的炎夏,對火的需要似乎也并不那么重了。君黎獨自在滅去的火堆邊靜坐著。他聽得見帳內她們的呼吸。那么輕,可他聽得出來,她們似乎各懷心事,沒有一個真正睡去。

    夜過了快要有一半,忽然聽得婁千杉幽幽說話!皫熃,你在想什么?”顯然,兩個女子的無眠,也并沒有互相瞞過。

    秋葵沒有回答,或許只是對她搖了搖頭。

    婁千杉忽然一笑!皫熃,我想聽你唱歌了!

    “別鬧!鼻锟泡p輕地道,“很晚了,快睡吧!

    “我想聽你唱那曲《湘君》……”婁千杉的語氣,說不出是撒嬌帶媚,還是帶著種淡淡的悵惘,“你看,這里就是君山了,我們正躺在真正的湘水之上——師姐,我好想念那時候,你唱這首‘湘君’給我聽……”

    秋葵沒有作聲。她知道,那個在帳外的君黎,一定也聽到了她們的這一席對話。在禁城那么久的日子里,她從沒有一次在他面前再唱起過《湘君》,也自然不會讓他知道自己在旁人面前還唱過?蓨淝颊f出來了。今時,今地,提起這一曲,是多么不合時宜。那個她曾心許之人,到頭來卻并不能成為她的湘君。

    “師姐?”婁千杉又輕悄悄道,“你在想什么?”忽地像是一變語氣,有些嘻笑,“在想什么人了,對不對?”

    “沒有!鼻锟皇堑坏貙⒛且磺兴季w收回,“只是……好久沒唱了,不知還能不能唱好!

    “師姐唱的自然是最好的了!眾淝贾皇禽p輕笑道。

    秋葵也微微一笑。她并沒有起身,只是仰面,開口輕吟。這已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詞,她不知此際唱出來,又到底是為了誰。

    婁千杉閉目細聽著,帳外的君黎也在聽。他依依稀稀聽得在那樣清雅的歌唱中,婁千杉的聲音也在隨著輕輕地和。他與秋葵都并不會想到,婁千杉懷念的卻是另一個故事——是那個寒冷的夜晚,另一個人哼著伴她入眠的那一曲《湘君》。

    那一個人也在這洞庭之間,可他不會再對她唱起——她唯一能借以聽到的,只有自己深深嫉妒的這個師姐的歌聲。她問她,“在想什么人了?”她問的不是那個帳外的傾聽者,她試探著的,是那個同樣在這湘水之上、這君山之中,那個不知是否能聽見這段吟唱的她的另一個“湘君”。

    只是,秋葵的聲音壓得這般細微,遙遠如他,是不可能聽見的吧?诳诼暵暫奚蝤P鳴如斯,秋葵又怎可能真正在此放聲而唱?婁千杉聽著,不知為何心中酸楚。師姐啊,你可知,你每唱一句,我便要更恨你一分?你可知我心里想的,是有一天要親手斷送你的幸福,要用這一曲自你們而學來的歌兒,給你送葬?

    她閉目,睡去了,像是那個聽著他歌聲的夜一般睡去。她只想著自己的心事,沒有發現那個唱著歌的人其實也在流淚。她仰面躺著,不過是為了——那些淚,不會被人看見。

    誰可知曉,這一曲《湘君》辭兒,這一夜帶著的是幾個人的不同悲傷相思。君黎大概是懂得秋葵的。他當然知道她那些悲傷從何而起、因誰而生。他沒有辦法勸解,唯一能做的,只是咬咬牙站起來,遠遠地避開?刹恢螘r起,自己的耳目已經這樣靈了?他無法走出那歌聲的距離。他始終聽得見那清雅的聲音一如當年初雪的徽州城里,她在客棧等待他的背影。

    可,他能給她的最柔軟的心意,也只是一點點內疚了。他還未告訴她,就連那一段樹枝,也在梅州城外那個小破屋里,隨一場火化為飛灰了?梢磺须y道不正應該灰飛煙滅才對?這個本應高傲的女子,她還要將那樣的怨艾在心中停留多久?還要將一腔情意在這場錯誤的傾心上懸停多久?她——還看不透、放不下嗎?

    他在稍遠一些的地方坐下,默然想起了那一訣新念的“無寂”。在此刻想起“無寂”意,并非因為他要用所謂“無所不寂”來對抗那擾他夜靜的歌唱,而是他深深記得朱雀在此訣上的那一句注解。

    這一訣最最重要的要旨,是要他明白,“一切事情都是有選擇的”,正如,“無寂”,便是“潮涌”的另一個選擇。

    曾幾何時,凌厲也在教自己步法時,隱隱約約提到過這一層,“選擇”。那是一個高手不得不具備的資質。武學如此,可這又怎可說不是他們的心境之悟——在那許許多多煩雜之中,澄明一心地作出適心之擇呢?

    他一直覺得自己是個軟弱之人——軟弱到,或許在很多事情上,完全無法拿定主意?苫蛟S是師父逢云的離世逼自己不得不獨立而行,僅僅不過一年,自己已變成以往的自己完全無法想象的樣子。如果是在一年多前遇到秋葵,遇到她寄予自己的這一段情,自己會不會根本難以拒絕?可是說到底,那樣一個自己,她或許根本不會多加一眼于其上的吧?

    他不知道。一切事情,都無法逆料、無法假設了。他只是在今夜的歌聲里忽然恍然有悟。他發現,自己是真正懂得選擇了——他不再因任何宛然之音而心旌動搖,他不必再做作,亦不必再慌張。心潮起或心潮落——都只是自己的選擇而已。

    是不是朱雀早看透了自己,所以他說,“無寂”這一訣對自己來說,簡單得不值一提?

    ---------

    距離三支之會之期,只剩了最后一日。
捕鱼游戏里金蟾的弱点 贵州十一选五app下载 天天基金理财平台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江苏十一五 江西快3助手走势图 极速赛车app注册 股票融资卖入是好是坏 多乐彩11选五开奖 福建快3开奖结果-开奖历史 吉林11选5开奘结果 时时彩软件如何做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