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修真小說 > 行行 > 二一二 不宣之任(三)
?    宋客稍稍停頓,似是一哂笑,又接著道“三弟傳回來的消息果然印證了爹的猜測——黑竹會如今的確有了靠山,這個靠山便是如今統領大內的朱雀。其實張弓長本就是昔年朱雀山莊的七使之一,而黑竹會當時大有分崩離析之相,他倚仗朱雀的力量讓黑竹會重新穩定下來,原是最自然不過的選擇——只可惜這卻違背了本會的初衷。爹雖然擔心,不過張弓長這幾個月帶回來的記錄,倒還沒有發現有什么大的遺漏,所以暫且也沒想好該如何與他開口提此事。畢竟一旦倚仗了大內,要再脫身便也沒那么容易了?汕霸聫埞L卻竟沒有出現,我們正自等得有些急,三弟卻回來了一趟,原來他們之前接了一件大生意,去了一趟梅州,而張弓長在這件生意里受了重傷,并未回來。

    “我三弟是性情中人,雖然帶著我爹的命令隱藏身份,可投入黑竹會之后,也真正將自己當成黑竹會中一員,事事盡力,加上原本武功就不錯,所以梅州那件任務之前,他在會里已經算是小有聲望。那一次梅州的任務他被安排為副領前去,可似乎事與愿違,任務非但沒成功,還損失了正統領,連張弓長也為對方所擒。那兩人既然失陷,這事情的收場便輪到我三弟,待他回到京城、處理完所有事情之后再趕回淮陽,已經過了許久,可他說此事重大,且黑竹會被迫易主,正經歷重要變故,他不敢輕信任何人,只能親自跑回來與我們說!

    “宋大哥,你三弟……莫非就是……就是‘阿玉’?”阿角聽到這里,已經若有所思,開口插言。

    宋客看他!澳阋踩チ四谴稳蝿?”

    阿角卻看了看沈鳳鳴。所謂“阿玉”,刺殺夏錚一事的副統領,正是那個最后與沈鳳鳴一起葬了子聿的少年——沈鳳鳴不可能不記得的,怎么他卻一言不發?他已經后悔自己貿貿然開口,不知沈鳳鳴是否還另有打算,可話已至此,也只能答道“嗯……我也去了。有好一段路還是跟著阿玉的。呃,我也是聽人這樣叫他,不曉得是哪個‘玉’字。我們統領名叫子聿,也是念‘玉’,所以那時這件任務會里還給起了個名字,叫作‘雙玉之征’!

    “‘雙玉之征’……”宋客慨嘆起來,“沒錯,三弟也是這么說的。他本就叫宋矞,這次投黑竹會,隱了自己的姓,自稱‘阿矞’!p玉之征’,算是黑竹會繼往日‘雙殺之征’后的第一件大事,哪曉得最后是那樣一個結果——出發倉猝,三弟事先也沒來得及給我們任何消息,等到回來告訴我們,已是許久之后。按照他的說法,他去之前也是滿心慷慨的,因為此事若是成了,至少證明如今的黑竹會即使沒有雙殺,也不是辦不成事,但事實卻證明黑竹會的確已經大不如昔,倚靠朱雀這個靠山帶來的是福是禍,此際該很明白了,可縱然是我爹如今也不知該如何阻止,只因黑竹之首已經易人,而新上來的俞瑞,更是朱雀心腹!

    他說著,抬頭看了看沈鳳鳴!澳銘撃芑卮鹞曳讲诺膯栴}吧?‘雙玉之征’那件任務,是誰主使的?是不是正是朱雀?今日這件任務,又是誰,是不是還是他?”

    “話是沒錯,的確如此,但……”沈鳳鳴也看著他,“‘雙玉之征’的敗退在我看來,也未必是因為朱雀之故!

    “呵,看來你得了朱雀很多好處了?”宋客冷冷道。

    “要真有好處倒罷了——我不是給朱雀說話,只是那次任務的失敗有太多原因,也并非……”

    “好了,我今日也不是來說這些來龍去脈的!彼慰鸵呀洿驍嗔怂!皥啼浖业娜,在意的不過是那本冊子上該記些什么、該怎么記。爹雖沒將此任傳給我,可我至少也知道,記錄一件任務正如記錄一樁買賣,絲毫錯少不得,買賣要有的那些東西,這記錄里也必須有。拿人錢財方能與人消災,此不是黑竹會貪財,不過是表明任務之外,與人兩不相欠——可朱雀如今已經不是與黑竹會談買賣了——他是將手伸進黑竹了,就連黑竹會易主這么大的事情,竟也半分禮儀沒經就這樣定了。俞瑞成了黑竹之主,卻不知有誰承認了他了?至少我們宋家事先全然不知,事過兩月,他也全未在淮陽露過面——那么今日這行動,又究竟該記不該記——該如何記?如此名不正言不順,這還能算是黑竹會的生意么?黑竹會還是那個黑竹會么?倒不如解散了統統并進大內做旁人的打手更好,我們宋家自此也便封筆,樂得清閑!”

    “看不出來宋二公子心里懷了這么大憤懣呢?”婁千杉在一旁輕輕笑道,“要我說,我是沒意見——黑竹會便解散罷,歸了朱大人管轄,‘執錄’也便不必做了,規矩也便不必守了,宋公子別忘了將那冊子給我看看就好!

    “‘朱大人’?”宋客瞇起眼睛來,語帶暗示!斑@叫得倒真很好聽,想來婁姑娘也是久居禁城的人了吧?”

    “是又怎么樣呢?”婁千杉同樣瞇起眼睛來。

    “不怎么樣,只盼你不要忘了自己發的誓!彼慰褪职醋烂,面色冷冷。

    “好了,都是黑竹會的人,不必為此而爭——宋二公子,你還未說你這次前來,又是為了什么?”沈鳳鳴道,“照你這么說,你們對如今黑竹會的情形大是不滿,那么得知此次任務也是朱雀主使,你有何打算?莫非——你要阻止此事么?”

    “我倒是想阻止——在立場說明白之前,我希望黑竹會一件任務都別再接才好?纱耸聟s不由我說了算,也不由宋家說了算——若此刻當家還是張弓長,爹或許還考慮親自前來談談,可俞瑞——爹對此人并無期待,只因昔年俞瑞擔任黑竹首領時,他們便有過不快。我爹那時年輕,壓不過他,終沒攔住他那時就投靠了朱雀山莊,自此埋下這與朱雀扯不斷的聯系。如今——也不必指望俞瑞自絕后路!

    “那你的意思……”沈鳳鳴見他說得喟然,卻也多少聽出了弦外之音。宋家自來都在暗處,自不可能自暴身份、出面阻止這場廝殺;而若真要和俞瑞相與談判,前來的也該是他父親——繼承執錄之任的人——至少也是他大哥?扇缃,來的卻是他,這證明一切要以一種非光明正大的方式來解決——憑他,如何阻止這樣一件箭在弦上的任務?他明知一切不由他說了算,也不打算以談判的方式說服俞瑞,他——是要強來么?

    “可別告訴我你單槍匹馬的,打算去對俞瑞下手?”沈鳳鳴并不很肯定自己這種猜測,“雖然你的看法我亦多有認同,不過實話實說,如今黑竹會就是倚仗著朱雀,倘強要逆勢而為,縱然是你們執錄世家,也未必能全身而退的,我是為你好——別亂來!

    宋客反而呵呵笑起來!皩τ崛鹣率?我有那么傻么?殺了俞瑞就好了么?朱雀在,他隨時可以扶植更聽話的人作黑竹會之首!

    沈鳳鳴心里一驚!叭粢獎又烊浮愀鼪]勝算!”

    “你不必緊張!彼慰痛藭r卻反面色輕松,“左右朱雀又不會露面,我到哪里去動他?遠水救不了近火,真要謀他的性命,卻也來不及攔住這次青龍谷一戰了!痹掍h卻忽然一轉!安贿^——若時機合適,我也不是不能行動!

    沈鳳鳴心中微微一凜。他這幾句話的意思——的確是存了對抗朱雀之心?可竟然敢就此說了出來,難道真相信適才那毒誓能約束住三人,不將此事外傳?當下只是不動聲色,一笑故意湊上前道“敢問宋二公子在等的時機是……?”

    宋客也還以同樣的一笑,道“那就要看‘鳳鳴’兄你的立場了!

    “我的立場?”沈鳳鳴失笑,“好啊,原來宋二公子卻游說到我頭上來了——看來你早知我在徽州、早有預謀?你憑什么認為我會幫你?”

    “我手上自然還有幾張牌,不會令你吃虧的!彼慰涂粗!氨热纭抑篮谥駮磕陼龆嗌偌缸、收多少錢、往來多少人;我自然也能說出自與朱雀扯上關系以來,我們少收了多少金銀、又多死了多少人。這種事情倘若在會里兄弟面前公布,想必人心就要浮動,那時也不必我阻止俞瑞此次任務,他自然不會在這種情形下,強行攻打青龍谷的!

    “你想得未免簡單——你認為有什么樣時機能允許你說出那一番話來?俞瑞怎可能給你可乘之機。再說,你憑空出現——誰又認識你了?誰又信你?”

    “所以我才想請鳳鳴兄幫忙!彼慰托Φ迷幾H,“單憑我自是不行了,可若你出面——誰不認得你呢?”

    “你還真是膽大包天,一個人敢行這樣險——我若不幫你呢?”沈鳳鳴說著,向邊上婁千杉看了眼,只見她的樣子似乎有些坐立不安。

    “鳳鳴兄不必顧忌旁人!彼慰鸵呀涀⒁獾剿难凵!八茒涔媚镞@樣的人,我是不思爭取的了——鳳鳴兄就不同了,你該不會拒絕我這般相邀,堅不肯站在我這一邊吧?”
捕鱼游戏里金蟾的弱点 投资理财怎么挣钱 广东快乐十分地址 东方6十1奖金是多少 期货配资合法吗 2019海南环岛赛 辽宁11选五中奖技巧 甘肃快3走势图一定牛 360彩票快乐8加奖 海格通信股票行情 北京快乐8什么时候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