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修真小說 > 行行 > 二〇六 盛夏之邀
?    傍晚落過了一場清爽的雨,禁城之內,朱雀府邸,安靜而冷清。

    門外忽然有環佩之聲。兩個府衛抬頭去看,只見一名妙齡女子正由一名宮女模樣的人引著過來,身后還跟了名護送。

    女子身著一身淡水藍色長裙,在這樣的夏日顯得尤其雅致,讓人看著也覺舒服。她顯是與這里也已很熟,到了門口,對兩個府衛笑笑,算是見禮。

    兩個守衛露出了驚訝來!耙酪拦媚,好久沒見你來了!”

    “朱大人令我今日接姑娘來的!蹦且返膶m女道。

    府衛讓開了路,容依依三人走進。宮女回首笑道“看來,依依姑娘那么久沒來,大家都想念得緊。朱大人必也是真想姑娘了,定要我今日將姑娘請過來!

    依依微笑不語?蓛扇说角霸豪,卻得知朱雀方才又已出去了。

    “朱大人這些日子好像很忙,常常不在府中!备∈沁@般說的。

    “大人總是很忙的,不過既然請姑娘來了,想必很快就回來!蹦菍m女寬語道,“我不便進去,姑娘自去里邊等朱大人?”

    依依點點頭!岸嘤袆隈{!

    既然到了府里,隨身護衛隨后也便退走了。依依獨自往里面行來,到自己房間坐了一坐。

    可怎么還是這么安靜?朱雀雖然不在,可——這府里常有的琴音,怎么也并無聽見?那兩個往日里總在一起的好姐妹,不會也不在吧?

    她想著便抬頭問邊上婢女“秋葵和千杉在房里吧?”

    “秋姑娘——倒該在的,婁姑娘卻離府好些日子了!辨九鹬。

    “千杉不在了?”依依有些不解,卻也沒多問,起身往秋葵房里準備尋了她再說。

    可秋葵房里也并沒有人。依依轉了一圈,也沒尋到,直至偶往府中后園一望,才吃了一驚。

    記憶里,她還真沒見過這樣的光景。那雨后一束透云的光亮打在池水之上,荷葉張了滿滿一池,滿得像要躍了出來,似有若無的影兒隨風一動,整個池子就帶著種夏日特有的忽明忽暗,加上那引頸高夭的傲荷,交錯間常常讓人分辨不出眼里在動的究竟是賞荷的人還是荷葉本身。

    “秋葵?”她輕輕喊了一聲;ㄈ~交錯間才有什么人一動,從池子對面站了起來,像是一株荷花忽然高出水面。依依才確定她果然在這里,面色一喜,繞著水池向她行去。

    也許是太久沒來了,她從沒注意著怎么這池子會開出這么大一片荷花來——去夏好像是沒有的。有人說,是朱雀后來著人設法移種在此的。如今花盛開了,他卻偏好像很忙,不知是否忙得根本顧不得流連花叢了?

    “依依?你怎來了?”對面的身形動著,先已到了近前。

    “嗯,朱大人派人叫我來的!币酪佬Φ,“否則,我哪里敢來。你這些日子還好么?”

    “我還好,只是……千杉還是出去了!鼻锟p輕嘆了一口。

    “我聽人說了。她去哪里了?”依依顯得有點擔心,“她傷勢還沒全好吧?”

    “身體倒是還好。她回黑竹,接了件任務出去了——我那時勸她別去,她卻只說,反正她也沒什么好怕的了,讓我別管她!

    秋葵說著,停了一停,拉了她要坐下說話。

    “雖說千杉也沒走了多長日子,不過……我一個人在此,還是有些寂寞。你來就好了,只盼爹這回能一直留你在此!

    “我也就是擔心你呢!币酪离S她坐了,“這么久也不知你們的消息,也不敢打聽。不過,朱大人既然喊我來了,料想他也不生你的氣了吧?你們該和好了吧?”

    “算是吧……”秋葵的表情仍然有些不定,像是心里仍然有些什么東西懸而未決。

    依依自然是懂的。她稍稍沉默了一下,提起那個她也知最好不要提的話題。

    “君黎道長他……還沒有回來?”雖說不該提,可不問也是不行的。

    秋葵并不言語,只垂下眼睛,點點頭。

    依依沒有再多說關于此事的任何言語。她相信君黎必不是言出不踐之人,可以此安慰秋葵又能對此刻的事實有任何改變嗎?原有那么一絲絲猜想或許是君黎回來了才讓朱雀心情好轉,與秋葵和好如初,也連帶著不再嫌棄冷落了自己而重新召見了,可原來——并非如此。

    “聽說朱大人最近很忙?”她轉換了話題,“有什么事情發生嗎?”

    “似乎也與黑竹會有關系!鼻锟脖憬恿诉@個話題,“和千杉這次去刺殺的什么人有關。自從黑竹會頭目換了人之后,爹便常常和這人一起商議些什么,我見他有時心情也不甚好,或許也是碰到些什么麻煩,可他——不愿對我說!

    她說著,抬目卻見依依表情有些茫然,心中一失笑。依依對這些事情從來只知然而不知所以然的,與她說黑竹會頭目易人,她也未必有什么感覺,也就更不必對她說易成了誰了。當下只道“不過既然他叫你來了,想必一會兒定會回來的,到時候你就問問他好了!

    “我可不敢問!币酪佬χ,話音才剛落,卻聽外面有人在喊著“秋姑娘”,想也是一時找不見了人。

    “我去看看!鼻锟f著起身到了后園口上,聲音略提,“什么事?”

    一個府衛忙忙趨上前來“秋姑娘,外面摩失大人說有要事求見!

    “摩失?”秋葵皺眉,“我爹又不在,你讓他改日再來!

    “摩失大人說,不是要見朱大人,是要見秋姑娘有事!蹦歉l道,“我們也覺得略有不妥,只是他……只是他說是有急事,我們也不知該如何處理法,只好來請示姑娘!

    “尋我?”秋葵眼神微微一動,似乎是一躊躇!澳呛,我便去見見他,看他有什么話說。你叫他在前廳等著!

    那府衛得令去了,依依已走上前來,“是太子那邊的摩失大人?”

    秋葵回頭“嗯!

    “還是小心謹慎為好。感覺太子那邊對朱大人一直不懷好意,要不要還是等到朱大人回來再說?”

    秋葵搖搖頭!凹热皇钦椅业,我去就是。我本就感覺這些日子我爹和人一直在商議的事情多少也與太子那一頭有關,如今若能從摩失那里曉得一二,也算是個機會。放心好了,我會防著他的——此是朱雀府,諒他不敢亂來!

    依依只得點頭,讓她去了。

    摩失僅僅站在門口,竟是謝絕了進入前廳之邀。自從上一次被朱雀“請”來給君黎拔除幻生蠱之毒,他還是第一次再踏入此地。

    秋葵只得到了門前見他!澳κ拜,有何貴干?”她自沒有忘記上一次他的狡猾,未敢掉以輕心,隔了門離開丈余便已說話。

    摩失一見了她,便露出一笑!扒锟媚锾蜌饬,叫一聲師兄也就是了,怎么敢稱前輩!

    秋葵皺眉!澳闼^的急事呢?”

    “倒的確有點急——是有一帖相邀!彼f著,伸手入襟,摸出一封函件來。

    “邀我?”秋葵未敢便接。摩失知她心意,道“秋師妹不必多心。師妹也該知道的,我們三支中人,五年一小會,十年一大會,今年又到大會的時候了!鲆糸T’據我所知,也沒有他人,該以師妹為首了,這一次的會,你可不能不去!

    “‘三支’之會的邀請?”秋葵略有意外,隨即卻哼了一聲,“我師父早說過,這會根本不必再去,只因你們幻生界仗著自己聲勢壯大,早就自以為三支之首,仗著一點毒功,在江湖上為非作歹的也不在少。她恥于與你們為伍,若她在世,也必不會去的,我更沒打算與你們打什么交道!

    她不喜拐彎抹角,這番話說得半分面子不留,縱然摩失算是喜怒不形于色,卻也有些面上抹不開,打了個哈哈道“秋師妹話語犀利,師兄甘拜下風,只是——三支之會,少了哪一支也都不好。這回‘闌珊派’的人也會來,若獨獨少了‘泠音門’,恐怕……于三支的傳承大大不利!

    “這會近幾次都是你們‘幻生界’發起,你們自吹自唱便罷了,還想要別人捧場?”秋葵冷笑,“若只是此事——我沒興趣,摩失大人請回吧!彼韵录炔辉俜Q他為前輩,亦不稱他為師兄,轉身便待走。

    “難道秋師妹不想借此機會,尋找泠音門失傳的琴譜?”身后摩失也冷笑,“據我所知,秋師妹應該正在為此煩惱吧?”

    秋葵腳步頓停!罢l告訴你我在尋琴譜?”她一回身,脫口便問。

    她或許原本并沒有那么沉不住氣,可——她只記得,這件事自己應該是告訴過君黎。難道他見過君黎?難道他有君黎的消息?

    若再想一想,她當然就知道君黎縱然與他相遇,又怎可能把此事說給他聽。然而此刻一時激動,竟就這樣問了出來。

    “呵呵,秋師妹,我不是說么,‘闌珊派’的人也會來——婁師妹我已與她見過了,將請函也給了她了。此事倒是她提起的呢。她對秋師妹的事情,看來倒也很上心!

    摩失這話不過半真半假——此事的確是婁千杉告訴他的,只是卻當然是在之前交換消息時所說,而此刻婁千杉人早不在京中了,他哪里可能與她再見面。

    秋葵心中恍然一悟。是啊,婁千杉也是知道的,還有朱雀,也是知道的。自己其實與他們都有提起,可怎么方才一瞬,腦中想起的,就偏只有一個君黎呢?

    “千杉也要去?”她的語氣,像是已經有了些不同。

    “自然了!

    “可我……”秋葵停頓了下!叭缒闼,我離不了此地的!

    “怎么會呢?秋師妹與朱大人好生說說,他總會答應的!

    摩失見她表情猶豫,伸手將那請函送至她面前!按藭脑斍,函中都有明言,師妹先拿回去看看。雖然還有些時日,但地方卻不近,若要參會,也早點出發為好。如若秋師妹真對師門之事有心,相信必不會錯過這次機會!

    秋葵伸手欲接那信封,空氣中忽然一股冽冽的氣氛殺到,好似什么力量憑空而至,徑直從兩人將近未近的兩手間卷過。

    “爹……?”秋葵心里輕輕一提。不過是一眨眼,那信已經捏在另一個人手里。

    ——在這日暮時分歸來的朱雀的手里。
捕鱼游戏里金蟾的弱点 吉林快3预测号 新疆体彩11选5选号 河北排列7走势图 怎么买股票省手续费 广东快乐十分商业源码 时时彩个位五行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牛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 金囤在线好棒杨方配资 喜乐彩喜乐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