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修真小說 > 行行 > 一七八 坡上之變(四)
?    謝峰德似乎也早料到他們會往屋后躲,第一撥幾支箭矢落空,他擎著那機簧弩身形一躍,近了小屋。

    君黎心念微動,心道若能得他靠近的機會,我或可攔他一攔。當下一個急停拔劍,借著小屋火光,躲在屋后陰影。

    曳屋許許,無意和刺刺全力在跑,一時都未發覺他并沒跟上。謝峰德視線受阻,身形也已越過小屋,那勁弩又抬了起來,冷不防斜刺里劍刃已到,他大驚欲轉向,卻已不及,那劍透著凜冽寒氣,已然削上他手中機簧。

    君黎這一劍并不為傷他,只為破弩。只要沒有這實力懸殊的惡兵在,他料想自己三人還不是全無機會。謝峰德未防間小指已為劍氣折斷,痛得嚎叫一聲——可那劍與勁弩劇力相撞,君黎惟感手掌一陣震痛——弩器堅硬逾鐵,竟分毫未損!

    他心涼涼地一落——這一擊失敗,自己恐怕便只有死路一條。

    電光石火般地一念之間,弩身究竟還是被撞得向上抬起,那數支箭奪奪射向空中,這般近地聽著,真正地心驚肉跳;一彈而回的逐血劍壓得君黎胸口又一陣鈍痛。謝峰德受創之下,雙目登時變得血紅,將勁器一錯便交于左手,說是不比心力,但大怒之下,“陰陽易位”心法已出,猶如驚濤向君黎整個壓至,令他頓如在巨大的漩渦之中漂流,雖心智完整,可整個人都如要被那幻覺扯碎,手中的劍哪里還抬得起來?

    無意和刺刺聽到謝峰德嚎叫之聲,不約而同回身,狺狺火光中只見謝峰德面目猙獰,左手持弩,那機簧向前已往君黎胸口一貼——若弩箭此刻發出,恐怕君黎身體都要被射出個大窟窿來,豈能還有命在!

    “住手!住手!別動!我在這里!”刺刺懼極大喊。她的確想過大不了一起死了——她不懼和他們一起死了——可卻又怎么面對得了要看著君黎這樣慘死在眼前。她什么都顧不得,大張開手臂,像是害怕謝峰德看不到她一般揮動著奔跑過去!拔以谶@里,你放了他,我跟你走!”

    “你們別過來!無意!”君黎像是知道此刻勸刺刺已經沒有用了,他也只能寄希望于無意——畢竟,無意是不會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妹妹落到這樣的人手里的。

    無意果然一把拉住了刺刺!熬韪纭彼,聲音發顫,像是也真的不知道怎么辦。

    “哦?小姑娘改變主意了么?”謝峰德獰笑著!翱上砹,我也改變主意了!”

    “不要!”刺刺喊得絕望,只以為他必要牽動機簧,致君黎的死命,人已如脫兔般掙開無意,飛撲過來——可謝峰德偏偏沒有。他手中的勁弩抬起,竟就這樣轉向了刺刺。

    輪到君黎大駭。刺刺也一駭停步,可機簧已響了。此際的距離不滿二十丈,對一把勁弩來說,太近太近了。那些什么或許射不準的僥幸期待,不過是就先前那般還算有些距離的情形而言,而如今箭矢既出,刺刺豈能得幸!

    亮晶晶的精鋼箭頭,竟然就這樣向自己而來——這么短的時間,刺刺失措之下,連一步都沒有辦法邁開,唯一可以做的,或許就是閉目待死?裳劬]有閉上。她看見隨著箭矢同來的還有一個人——這是更令她駭怕卻又來不及駭怕的——一切都那么快,她說不清君黎是后發先至,還是在謝峰德舉弩換了方向時,就已經先動了——應該是后者吧,否則一個人的速度,怎么可能快得過離弦的弩箭!

    箭到了,人也到了。這是什么樣有力的勁弩,竟至于這樣穿透了他的身軀而那余勁未消。強大的沖力將君黎的身體撞在她胸口上,撞得她向后跌倒,連同那自他身體透穿而出的箭尖,也釘入了她的腹腔。

    她痛徹心肺,不是為了這支刺入了自己身體的箭,是為了這一刻的他。她痛得一個字都無法說出來,那兩手唯有緊緊地抱著他,卻真的不知道這樣抱著他,又能挽回一分一毫嗎。

    無意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腳步要動,抬目已見那弩又對準了自己?纱丝趟睦镞有什么顧忌害怕——他哪里還能有什么顧忌害怕,怒喝一聲,不要性命地向前沖去。

    就算明知或許是沖不到謝峰德面前的,他也無法控制自己。他不敢想象方才發生了什么——如果那可怖的一擊是真的,他無法一個人茍且偷生。一切對自己如此無用的悔恨都是更無用的,他寧愿這樣與他們一起去死。

    可或許,這世上真的是有奇跡的。這片天終于已承不住了云的重量,那空中遙遙傳來一聲翻滾的霹靂,天色忽然變得昏黑昏黑,那死亡的箭矢從何而來愈發辨不清、聽不著,可他卻看見一條金色閃了一閃,在大雨撲下這片大地之前,精準地卡住了那機簧的扳頭。

    他認得這條金色——這條太熟悉的金色。他還看不見人,可他已經喊出聲來,那聲里帶著哭腔。

    “爹,是你么?”他哭道“你怎么才來,你怎么現在才來!”

    ——昔日的單疾泉有過一件很知名的兵刃,叫作金絲鋸。那是他還叫卓燕的時候喜歡把玩的一件奇兵,似鞭非鞭,軟韌與鋒利皆具,可柔可剛。只是回來青龍教之后,他專心于自己的單家刀法,就很少將年輕時這些稀奇古怪之物示人了。

    可今日見到這般危急之境,除了金絲鋸,又有什么可制那勁弩?

    謝峰德強弩忽然卡住,一時還未反應過來,夭矯的金色一個巧勁,已將那弩自他手中奪下。他未辯其貌,猶待去抓,手掌被鋸齒刮到少許,才知曉不好,連忙撤勁,一抬頭,勁弩已在敵手。

    謝峰德大意之下,頓失強倚,但他究竟老辣,便在同時,惑術已生。不管來的人是誰,只要制住其神智,那強弩在對方手中也是無用。

    可就是這一轉身正面相對心法要施,劈頭蓋臉過來的竟是巨大的雨幕。那雨來得那么突然,如被風從極高極遠之處狠狠卷至,撲得他一頭一臉一身,水霧騰起,起火的屋子被澆得嗤嗤冒著煙云,他根本看不清了對面的人,料想對面的人也不會看到他的形之惑。

    這心法此刻竟無從用出!謝峰德心中大餒,雙掌一并,劈出一招“十指聚八荒”,可小指劇痛,也知多半傷敵不得,只求先行脫身再說。

    這一劈也是不容小覷。雨霧朦朦中的單疾泉用手中弩器相攔,才將這一擊化去,可謝峰德身法奇快,早在大雨中逃得遠了。

    單疾泉無暇顧他,連忙兩個起落掠至刺刺身前。那一支箭令她和君黎無法分開,滂沱大雨刷刷地沖著兩人身下的血,卻連那血都分不出是誰的。她動彈不得地抱著懷里動彈不得的君黎,見到父親的面,才失聲大哭出來道“爹,怎么辦!怎么辦!”

    君黎還醒著。那樣的劇痛讓他沒有辦法暈去,可他已經清楚地覺得,自己再也掌控不住自己的命運了。他的魂魄又要這樣離己而去了,唯有刺刺喊的那一聲“爹”,才讓他垂死的意識輕輕一凜。

    她的父親總算來了。他不知不覺中想象過好多次不卑不亢地質疑他的場景;他要與他好好談一談的;還說過要看看他到底能將自己怎樣?稍趺醋约捍丝淌沁@么一個腸穿肚爛的慘狀,捏都捏不出一個人形!

    他自嘲地抬目,去看那個雨幕里看也看不清的人影,覺得這影子不知為何有些熟悉,一時腦中空空的,變得茫然起來。人影已經矮下身來,他覺出他的手放在自己肩上!熬琛彼@般熟稔地叫了自己一聲,那聲音里也不無難以置信的顫抖。

    他忽然看清楚他的臉,輕輕“啊”了一聲。怎么是他?原來——刺刺的父親是他?心里忽然一輕,大口大口的鮮血從他口中涌出。他覺得自己好可笑。早知是他——我還暗地里賭個什么氣呢?

    可什么話都說不出來,他與他的對話,留下的,只是那么一個含了不知多少復雜心緒的“啊”字。

    “爹,你救救他!”刺刺仍然在泣!拔也灰,我不要他死!”

    “刺刺,你的傷不輕,先不要動了,防得愈發失血!眴渭踩獜娨謶n急。

    他說著,叫了無意,要試看能否分開二人。刺刺果然也失血已多,又淋了這樣大雨,顯出些昏沉之態,可那雙手卻抱緊了君黎,只喃喃道“你若不救他,也便不要救我!

    “非是爹不肯救他,只是他——他傷得……!眴渭踩疤亓恕比齻字還是沒忍心講,無可奈何,“我自然不是丟下他不管,可現在這樣,一個都救不了!”

    刺刺才肯放松了些手臂。那箭尖在她身體里扎得不深,可尖上倒鉤,要這樣分開也不易,試圖一動,已經痛入肺腑。

    “好了,你先別動!眴渭踩σ獰o意按住她身體,以金絲鋸斷開兩人之間的箭身,才將二人分了,欲待與無意分別將兩人先抬回大火方熄的草屋,沉沉雨霧里忽然飄過來一個渾無所根的蒼勁聲音。

    “看來我錯過了場好戲啊!

    無意凜然起身四顧。這人身法好快,一句話功夫,人已到了近前,只見這是個七十來歲的老者,身形矮小,但發須皆長,顯得不無古怪。

    單疾泉聽那聲音也已起身。雖已闊別多年,但他還認得那聲音——也當然認得這個人。

    ——“‘鬼使’?”他看定這個身形。
捕鱼游戏里金蟾的弱点 中国平安股票行情东方财富 四川金7乐开奖查询 吉林11选五5方法 她理财攒钱助手跑路 二分时时彩预测 专业配资公司 内蒙古快3专预测推荐 天津体彩11远五走势图 云南十一选五任选遗漏 时时彩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