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修真小說 > 行行 > 一四二 仙霞嶺道(六)
?    他迅速與陸興會合了,返回告知了夏錚此事——其實夏錚也已遠遠能看得見那兩個看似樵夫父子的白點,當下稍稍加快了腳程。

    沈鳳鳴顧自去邊上,將衣袖撕了一半下來,以作蒙面。從來連殺人時都很少蒙面的沈鳳鳴,臨到此時,終究還是不愿與舊識當面相見。

    那彎道已愈來愈近。半個時辰光是行路已過去了一半,好在人員輕便,夏錚但看左右皆在,為求速戰速決,當先一馬而去。彎道兩邊果然是沉得住氣的靜,一直到夏錚快要轉了過去,才聽一聲“響箭”為號,崖上瞬間已懸下來十余黑衣人,那身手真正是如猿猴般矯捷,而那草木中也已亮出一片刀光,自左、右、前、后,已將夏錚圍住。這不知計劃早已泄露的黑竹會眾人當真敬業,各個依照指揮,雖多不亂,便向馬上的夏錚驚襲而去。

    這一個陣法說來也簡單,是看準夏錚隊伍稍有空當,便將他身邊其余人一隔而開,切斷他們與夏錚之間的互聯,要他們一時之間難以援手,而功夫出眾的幾人則聯手對夏錚出擊,一旦得手,其余人也便隨即撤走。這種方法大多時候極為有效,點子周圍那些所謂保鏢護衛往往根本來不及反應,甚至兵刃還未拔,主人就已被殺死;就算有反應過來的,可刺客人多,想象一下若是數十人忽然如人墻一般貼心貼肺地堵住去路擋住視線,倉促之下,恐怕很少有人還能施以援手的,最多折損幾個做人墻的小嘍啰,作為一件“大生意”來說,也算不得虧本了;若是運氣好,對方一見自己主人倒下,驚慌失措之下均各放棄放抗,甚至還能全軍全身而退。

    這一次的統領看起來并不想隨便損失人,準備作得相當充分,還分了人專心襲擊馬匹,便是希望造成人慌馬亂的情況?蓞s料不到這隊人的反應竟出乎了他意料,一眾殺手還未及到位的那么短的時間內,那看似有空當的隊伍竟然已經變得嚴密——早已有備多時的諸人兵刃瞬時出鞘,各在夏錚周圍守護一方,竟將那第一擊抵過,而那安排的三十多人墻,不過截住了后面兩三人——連同一乘沒裝著夏錚的馬車。

    殺手的第一擊往往最為驚心動魄。這出其不意的驚雷一擊失敗,統領之人立時看出不對——這十幾個人實在太過鎮定了,半點驚亂也沒有。他心中暗暗罵了一聲不好,口中一個唿哨,便要變陣。

    沈鳳鳴就在后面那兩三個人之中。他有意沒動手,也知道攔開自己的三十個人雖多,卻不是用來動手的,見夏錚等諸人應對妥當,便坐在車轅不急。他只是想看看自馬斯和自己離開之后,這次“大生意”的統領會是誰。一次刺殺的統領外人看來并不會醒目,可從那發出變陣訊號的方向,與眾人有意無意的行動目光之中,他還是一下認了出來,心中輕輕“哦”了一聲。

    這人——是黑竹會如今剩余的十名銀牌殺手之一,也是沈鳳鳴在黑竹會時的朋友之一。一襲未成,只見他眉心已經蹙起,變的陣法,是要以多取勝,每四個人圍住一個,強將對手一一拆散。

    可他們面對的可不是一般護衛保鏢——陳容容已說了,帶的個個是好手,以一敵十不知是否辦得到,以一敵四卻還不在話下。沈鳳鳴已知他們沒有機會,如今反而擔心夏錚等人要下重手,一縱身已到了夏錚身側,搶在他身前,覷著那和身刺來的兩人路數,便是一擋,低喝道“還不退!”

    那統領便在這兩人之中。他初見沈鳳鳴這身法,已是微微一愣神,手腕突然劇痛,已被他掌緣切中,忽然聽見這分明有意嘶啞幾分的聲音,他抬目向沈鳳鳴一望。那可是一同出生入死過的兄弟,哪有蒙了面、嘶了聲就認不出來的道理,他一霎時已知是沈鳳鳴無疑,心頭如受錘擊。

    ——何以這一次任務,竟要與他作對?

    再是難以置信,他也只能作了個手勢,四十來個黑衣人退潮般向懸崖攀爬而去,向草叢隱身而去,快得一瞬間就讓人有種他們從未來過的錯覺。

    眾人松了口氣,陳容容先笑了笑,道“沈公子,看來根本不必動手,你的面子,他們看得很!

    沈鳳鳴還不欲除了蒙面的灰布,只是低了頭,道“前面應該還有些人,大家不要掉以輕心。陸大俠,我們再去探探前路有無暗扣!

    陸興應了。

    一番交鋒沒花了多少時間,此刻路偏了些,抬頭卻也看不著了那樵夫兩個走到了哪里。沈鳳鳴與陸興沿路向第三彎的方向而行,這是獨一無二的險徑,不過也正因為太險,這一段路中卻連埋伏人的地方都沒有了。一直到距第三彎不過百丈之地,卻也沒看到任何坎扣機簧安排。

    “想來這次真是沒時間做那么多布置!鄙蝤P鳴喃喃道。

    “也或許這里地形太險,就連安放機簧都有點……太過困難了!标懪d看著兩側道。

    兩人干脆也不回頭,便等著夏錚等過來!八莆覀冞@般毫發無傷地悠悠然地過去,第三彎的人恐怕都未必還會出手了!鄙蝤P鳴道,“畢竟他們只是補漏而已,可現在——哪有‘漏’給他們!

    “若他們知難而退最好。話說回來,果然不出沈公子所料。方才那里大概四十個人,這第三彎,少去那幾個先前私自行事的,我看也出不了十人!

    沈鳳鳴不語。暗襲的統領之人既然是他沈鳳鳴教出來的,這樣的做法,當然也出不了他的預料了。只是葛川說在此嶺之后尚有別的暗殺計劃,如今卻是一無所知。也只能等過了嶺,找機會詳細去問君黎。

    想著夏錚等已至,一行人安然無恙,去到那第三彎。忽然又一聲響箭,暗襲再發——沈鳳鳴確信他們必已收到了第二彎的傳訊,知道自己是早已有備的,可終究還是發了。是否他們也還是不甘心,不相信謀劃許久的這次暗襲竟然會如此失敗,而還是選擇了不見棺材不掉淚?

    十名黑衣人手底不弱,認準了夏錚,前仆后繼而來。夏錚見最前的是一個套索,襲來的角度相當刁鉆,不敢托大,身形一展,單手抱了馬頸,人卻側翻了出去,打了一個轉,隨即落地。那馬雖與夏錚久有默契,可經了先前人多時的混亂,此刻見主人下馬落地,也究竟有些無所適從,前蹄一抬,便嘶了一聲。夏錚已然拔劍。除那使索的之外,這幾名殺手的兵刃也都怪異,側面襲上一個使的是一把尖尖細細的叉子,另一邊的是個獷獷粗粗的重锏,當真是輕重并舉,不一而足。陳容容也接過了一個使劍的,她自身的“八卦劍”造詣精深,比起夏錚的“夏家劍法”不遑多讓,很快便占穩上風。

    沈鳳鳴卻沒敢掉以輕心。憑直覺,他覺得這些人不該在明知沒什么勝算的情況下,還非要搶出來動手。他細看,細聽,忽然只是“得”的一聲細響。他心中一提,喊道“小心!”卻原來機簧在此——機簧終于還是動了,鋪天的一排粗壯木釘壓下——這哪里還是要殺一個人,根本是要殺一片人,連自己人怕都要殺進去了!

    夏錚、陳容容、陸興等六人都在那木釘范圍之下。沈鳳鳴這一喊,眾人下意識抽身往外一避。夏錚唯恐仍有不妥,劍法運起,勁風將那木釘下落之勢稍緩去了一緩,六個人都已到了安全之地,就連對方刺客也就地滾出了幾個。

    可仍是有人著了道?v然苦苦以手中的锏相支,那一名黑衣人還是被一道木釘穿身而過。那重量竟是不輕,“噗”的一聲穿透身體的殘酷聲響都清清楚楚。

    沈鳳鳴微一側目,不知是否該這般看著,可這眼神變換間他忽然注意到一雙腳邊一道極細極細的弦。

    那弦已被觸了,可弦還繃著未松,所以機簧還未發。他疾喊“別動!”

    觸弦的是陸興。他似乎也意識到自己觸到了什么,身形一僵。方才避讓那木釘,他退得快,顧不得邊上情形,自易有閃失。沈鳳鳴朝周遭看,只見南面極高處隱隱然有些烏沉的反光,想是鐵制的箭之類。

    布的是些沉重之物,讓人很有一種受迫之感。眾黑衣人似乎也已知道這弦會觸到哪一道機關,這一下反而停了手,向后退去,似乎都知這必是范圍極大的一道箭雨,都不愿似那使锏的般死于非命。

    壞消息似乎還不止于此。便在這邊的暗弦還沒解決之時,幾人抬頭間,居然看到從目光可及的下一個彎道處,已經轉出了那兩個原以為還很遠的樵夫父子來。怎么他們走得這么快?沈鳳鳴心里吃了一驚,陳容容已經在細查陸興觸到的那機簧的來龍去脈,想著如何方能將這一道機關消解于無形,可如今又哪有那么多時間可慢慢看——他大致知曉這般機關暗扣的套路,知道從弦這一端只能觸發,無法解除,當下再不猶豫,向上一縱攀了枝頭,仍不夠高,再沿著枝梢也顧不得姿勢形狀斜斜地連躍帶爬過去,才夠到了那安放暗箭之處。
捕鱼游戏里金蟾的弱点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走势 杭州理财平台招商 浙江十一选五的开奖 3d试机号历史对照表 快乐10分玩法技巧 中信建投股票行情交易软件下载 幸运农场必中计划软件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股票配资合法吗-知乎问答 幸运28彩票玩法及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