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修真小說 > 行行 > 一〇七 青云之手
?    秋葵聽得已楞,只怔忡道“沒有啊,我們……”

    “我不知你有沒有,但君黎來此是為了程平,他自己早已承認,你又有什么可隱瞞?”

    秋葵低低哦了一聲!叭缃袼疾惶崞。只是……我只是想著,這事情如果平公子自己愿意,君黎自然也不會強要救他走吧;若他還是不愿留下,那……究竟捉他來還是強人所難。畢竟他從小生在青龍谷,父母雖非親生,也是牽掛,這樣搶來,終究……”

    “一日入宮,終身不得見父母的都比比皆是,程平雖然與那些宮女嬪妃不同,但若拿什么牽掛來說話,未免有些無聊!敝烊傅。

    秋葵愣愣想了一會兒。她只是有些恍惚。自己為了五十弦琴而來,君黎為了救程平脫困而來,而忽然一夕談話,兩件事都變得好惘然。如果一切都是惘然,他們,還要在這里留多久?

    隔一會兒,她才試著撥動琴弦,想奏出些繁復之音來發泄自己這繁復而不寧的情緒。如果去告訴君黎這一切,他是不是就會開始計劃離開?如果離開——先不說成功的機會有多少,離開了之后,自己——和他——是不是再也沒有理由在一起了?

    琴音淺淺淙淙,像是訴著她心里的不安。她閉上眼睛,只由著心意,隨意彈奏,十指翻飛著,就像明知該作出一個決定,明知已作出一個決定,卻偏無法開始去做。

    朱雀說,君黎并不適合我。她心里煩亂亂地想。我也已自知不是平常女兒家的性格,那樣溫婉退讓的態度,我做不出來。若這就算是錯,那世上原就沒有男人適合我吧?真正會軟弱妥協我的男人,我倒也未必會看在眼里了,也許鐘意于這道士,當初就是因為他這溫然的外表,和并不退讓的內心。那時真正以為我在等的就是這樣一個人,只怪天意弄人,卻讓他是個出家的道士,可在朱雀說來,根本是我錯解了天意?

    琴聲竟也忽然這么斷了,似乎,用這琴音也不足以表達心內煩亂。朱雀原在注視她的手,見她停下,抬眼道“今日與你說得太多,你或有些心神不定,先去休息吧。明日我讓宮里琴師尋些繁復琴譜過來,你熟練熟練再說!

    秋葵起身,斂衽告退,快離了他房間,才忽然想起此來的目的,轉身道“那個——爹,今日是不是……有黑竹會的人來見過你?”

    朱雀笑笑“沒錯。怎么?”

    “她……”秋葵有些不知怎么開口!八鶞蕚淞羲龘敽谥竦慕鹋茪⑹种毭?”

    朱雀瞇著眼看她,“你也關心黑竹會的事?”

    “我……沒有,隨便問問!

    朱雀似乎想了想,“是因為沈鳳鳴之故?”

    秋葵忙搖頭“不是,當然不是!

    朱雀見她否認得快,微微一笑道“金牌殺手的事我自有打算,你不必擔心!

    秋葵仍不死心,又道“依依好久沒來了,我有點想她,爹明日讓她來,留幾天吧,正好我與她一起切磋琴藝!薄窍胫酪廊粼,朱雀動婁千杉的可能終歸要小些。

    朱雀卻只道“她這幾日不舒服,我著人照看著了,過些日子她好起來,再叫她來陪你!

    秋葵無奈,只得應了告退。

    夜是那個深黑的夜,月已虧下,露著些暗黃暗黃的瘡疤,照得人心都暖不起來。

    沒有一件事是可以令她暖的。沒有一件事朝自己期望的方向前進過任何一步。

    她抱緊懷里的“七方”,那一小半“七方”,恍恍惚惚在月下行走,但甚至還沒轉出半個庭院,就撞見了君黎。

    她心頭一跳。他顯然是在這里等她出來。四目相對,他什么都不必說,她就知道他的意思——“叫你不要管這件事,你偏回頭就去找了朱雀?”

    若是平日里的秋葵,必定眼睛一瞪,先他而語申辯自己不過是找朱雀學點武藝去的?山袢招闹邪侔銦⿶,竟連再挑起一場吵架的力氣都沒有,見到他,不過垂了垂眼睛,從他身側走過了。

    “秋葵?”君黎有些不解!澳恪

    “你讓我靜一靜吧!彼鲇挠牡氐!白屛摇胍幌!

    君黎沒再攔住她,由她頭也不回地走了。忽然若有所覺地抬頭,朱雀已站在內室的門口,就這樣看著自己。

    -----------------------------------------------------------------

    黑色的七方琴匣,連同君黎的背箱,都安靜地躺在武林坊那間宅子的房間里。

    沈鳳鳴現在就在看著那琴匣發呆。雖然君黎讓他多來串門,但他究竟心有隔閡,加上本來也時不時要盯著張弓長與婁千杉,這十天,也便才來了第二次。先時還跟蘇扶風、五五隨意聊了一會兒,但蘇扶風并不喜多話,借口去做些雜事,也便只留他與五五在此了。

    “你喜歡琴?”五五看他發呆已久,似乎實在忍不住了,開口發問,“盯著看半天了!

    沈鳳鳴就看了他一眼!皼]有!

    “算啦,道士今日恐怕不會來了,”五五笑起來,“還是我轉告他就好了!

    沈鳳鳴看看外面漸沉的落日,就嘆一口!笆前,打擾了你們一天。原想他說每十天能出來一趟,就以為今天能碰著。算了!

    自那一日婁千杉與張弓長爭執之后,張弓長似乎再也沒去過婁千杉那里,但看得出來,婁千杉已去過內城。她與夏琝跳過了張弓長,如今的利益關系似乎更加穩固,但張弓長可沒那么大度,沈鳳鳴隱隱覺得他應不會輕易咽下這口氣,只是,尚未發現他有任何行動的端倪。

    這些消息,他也只是在信上草草提了一下,反正身在內城的君黎,該比他知道得更多才對。主要的,也不過是把摩失的來歷說給他而已。

    這一下站起來要走,樓上的房門才忽然又開了。又是瞿安。他還是這樣微微傾身倚到扶欄,淡然卻偏無可辯駁地說了一句“先等等!

    沈鳳鳴一怔,還未說話,只聽瞿安又向五五道,“去叫你娘進來!

    五五哦了一聲,出門去喊蘇扶風。后者看來是在準備晚飯,進來擦了一擦雙手,才道“有什么事,爹?”

    “你送沈公子回去吧!

    蘇扶風一愣,沈鳳鳴也是一愣,連五五都是一愣。自來絕無此理,要長輩女子送后生男子回家去。沈鳳鳴已道“豈敢勞駕凌夫人……”

    瞿安表情卻沒變,只冷冷打斷“扶風!

    蘇扶風聽他語氣,已知必有緣故,點點頭“好!

    “路上務必小心!宾陌布恿艘痪,便轉頭回了屋。

    便這一句話,沈鳳鳴忽然也不說話了——他似乎也有點明白,必是出了什么事。

    不過才出門十步。沈鳳鳴已經知道是為什么。

    那一股殺意,好重好重。那不是一個人的殺意。那是好多好多帶著冷兵的呼吸。蘇扶風與沈鳳鳴都曾是金牌殺手的身份,哪會識不得這樣的氣氛。

    可——瞿安卻像知道得更早。

    沈鳳鳴心中已經一凜這些人——是沖著我來的?只聽蘇扶風低低地道“只管走!鄙蝤P鳴當然也只能走。武林坊離夏家莊短短一段路,原是走不了多久,那殺意如影隨形,但卻無人發聲,也無人出手。

    他們,莫非是清楚蘇扶風的身份,忌憚著她?可自己來時是絕對仔細察過干干凈凈沒人跟蹤,他們又是怎樣知道自己今日在這武林坊,就在此埋伏?

    天色已經開始變暗,沿著河邊也已經沒多少人。夏家莊門口的燈籠剛剛點起,已經遙遙可見。如果不是蘇扶風在側,沈鳳鳴或許反倒會有些意氣,去激那些人現身看個究竟——我就不信,總不會,就是黑竹會的人?

    忽然一聲重物相擊的鈍響,蘇扶風面色一變,抬手便欲有什么動作;沈鳳鳴也蓄勁已久,聽那似便是動手之訊,周身衣衫都已受激鼓起。

    可是前面黑魆魆的轉角卻忽然傳來“咦”的一聲故意夸張的驚奇之嘆,隨即是一個男子身形自轉角半露,背后衣袍盡對著沈鳳鳴等二人。只聽他放大著聲音道“葛大俠,我就看著有些像你——你們怎么在此?”

    ——這身形,這裝束,這聲音,不是君黎又是誰!

    沈鳳鳴與蘇扶風的步子未停,可心自方才那一鈍響之后都像停跳了半拍,直到君黎這句話音落下,沈鳳鳴那鼓滿內勁的衣衫才自輕輕垂落了。君黎——他是知曉了消息,有心來救自己的么?

    雖然這般想著,但兩人腳步都未敢停上一停,徑直還是向夏家莊而走。

    ——“葛大俠”。沈鳳鳴在內城逗留時日并不久,可是也依稀知道太子身邊有一個姓葛的人物,江湖稱“青云手”葛川,宮里人喜歡叫他“葛大俠”。此人經略文才殊不精通,但手下功夫卻有一套。這些埋伏的人里,有他?——怎么竟是太子那里的人要對自己不利?

    忽然目間一霎,他望見在夏家莊轉角之處,隱隱約約被刻了好幾個彎月形的符號。他心中忽然深深一靜。那一日君黎說,若得知夏琝找了其他人來對他下手,他必會以此印記來知會自己。他果然還是來了,只是也許已經來得晚了,而如今也已不便與自己照面,匆忙刻下符號之后,只能這般遠遠地以身生生做了一道隔斷那一整排凜冽的殺意與自己二人的墻。
捕鱼游戏里金蟾的弱点 江西多乐彩11选五开奖走势图 彩票开奖直播 幸运飞艇高手论坛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任六 快乐8选2稳赚技巧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号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一定牛 金鼎智富 喜乐彩票 河北十一选五下期预测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