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修真小說 > 行行 > 一〇一 碧蠶毒掌
?    君黎點頭道,還有張弓長的事兒,也還是得看著點。他前一陣一直在內城,不過黑竹會終歸要接江湖上生意,他如今又沒有金牌殺手幫著打理,只他一人能接活,必定還是會在外城有駐。你了解黑竹會內情,應該不難盯住他的動向。別忘了,張弓長若不倒,你的黑竹會便拿不到手。

    你倒比我還盼著他倒了。

    我恨他那日無端誣你。生平最恨這般人——還有那夏大公子夏琝亦好不到哪去,如今他是拿你沒辦法,但他,既然先前有膽子徑直見朱雀告狀來設局壓人,回頭或許也到旁的哪個人那里去言說,便壓過他爹的頭來害你。若這般情形我知曉了,必會設法在夏家莊附近留此暗記,你每日出門記得多看一看,早作準備。

    沈鳳鳴見他手指在桌上畫了一個狀似彎月的記號,笑了笑道,我沒那么容易死。

    君黎也便笑了笑,這笑退下去時,他卻又想起一件事來。

    對了……他有些低郁地問道。刺刺她……已經回去徽州了是嗎?

    早便被她爹帶走了。沈鳳鳴道。依我看,這回之后她再想溜出來是難上加難,你這道士,莫非反倒對個小姑娘念念不忘?

    君黎只搖搖頭,道,我倒希望她溜不出來的。卻也有點怕她這般胡鬧,如今被她爹帶回去,恐怕很快就要嫁人——嫁的卻是那個讓人齒冷的夏琝。他們想來都不知夏琝是什么樣人——若不是我真的走不開身,我——倒頭一次有了這般拆人姻緣的念頭,想去趟青龍谷,阻他一阻。

    沈鳳鳴卻將他這淡淡然卻又分明有些悵然的表情看在眼里,湊近去悄聲道,湘君大人,你老實跟我說,你這念頭里,真沒私心?

    君黎抬頭道,我能有什么樣私心?

    說的也是。沈鳳鳴煞有介事道。刺刺就算不嫁夏家,也嫁不了你這不解風情的道士。

    君黎無意識地輕輕嗯了一聲,起身道,要說的也都說了,我今日出來得早,得要趕回去了。你在此再盤桓一陣,我們不同行好些。

    沈鳳鳴也起身,道,那我便不隨你出去了,不過——你且放心,刺刺嫁不了夏琝。

    君黎一愕,見到沈鳳鳴篤定的表情,便知他不過又賣關子。但他卻不喜接茬,只笑笑道,那最好不過。

    他便也這般走了。沈鳳鳴獨個留在這屋內,蘇扶風似是真的外出了,五五也不知他們談完沒有,并沒下來,他也只能一個人冷清清地坐著。

    忽然樓上有門一響,他往上一看,二樓廂房里出來的卻是個深色長衣的男子——沈鳳鳴一見他樣貌,小小地吃了一驚。

    這男子與凌厲很有些神似,尤其是那嘴唇嘴角之態,與凌厲如出一轍,只是年歲長些。按理說這里住的該是凌厲的父親,可——凌厲按照歲數算起來,應該已有三十七八,他父親自該年近六十了,怎么他卻竟看起來這般年輕,竟好像不過是凌厲的兄長?那一頭長發未經束縛,便這般披散在肩,半分銀絲也無,面容清癯如帶蒼秀,身材細瘦甚如少年——那是種——蒼白而病態的美。對,不是英姿俊逸,而真正只是種——跨越了年齡的雋美。

    再也想不到會在這里遇見這么一個人。沈鳳鳴猶在懷疑他的身份,這清癯男子已經微微傾身,向下道,你是黑竹會的人?

    呃,是……曾經是。

    沈鳳鳴應著,腦中忽電光石火般一閃,想起黑竹會中一個傳聞來。

    第四十四任金牌殺手,凌厲之前的那個,他的名字,大家都沒有往心里記得太深,但是沈鳳鳴經過金牌之儀,還是記得“瞿安”這兩個字的。他也記得錢老說過,瞿安在這個位置上呆了不到三年,就失了蹤。那時候他忘了將這個人與那個傳言聯系起來——忘了那傳言曾說過,瞿安很可能便是凌厲的生身父親。傳說他在十六歲上就生了凌厲,后將他帶到了黑竹會,但這些事的真假,沒有人知道。

    這個傳聞牽涉到黑竹會前后兩任金牌殺手,而凌厲后來當過很長一段時間黑竹會的家,自然極少有人敢提,待他走后流傳到沈鳳鳴等年輕人耳朵里時,也已經有些言辭模糊。但若傳言僅限于此,那遠算不得驚世駭俗或是需要諱莫如深,只是其中還提到,多年以后凌厲在朱雀山莊與瞿安重遇,知道那個昔年他稱為“瞿大哥”的偶像原來是自己父親的同時,還知道了一個更難以接受的事實。

    ——瞿安在朱雀山莊,不是作為朱雀七使之一,而不過是——朱雀身邊的——“男寵”。

    沈鳳鳴想到這里,心頭忽如被點透,就這樣怔怔地看著他。是了,是了,若非如此,怎么自己始終會有朱雀亦好男色的印象,曾一日在深巷中與君黎想要提及時,卻因為刺刺在側沒法說出來。如今一切該都對了,面前這個人應該正是瞿安——若倒推十幾二十年,想來他該是愈發風華絕代的容貌。但一切真的都對了嗎?為什么總覺得有些什么事情,仍然如鯁在喉?

    前輩是……瞿……瞿前輩?沈鳳鳴忽然便變得有些局促。

    樓上的男子反而淡然,道,沒錯,我是瞿安。

    沈鳳鳴心一跳,忽然又轉平!姓J了。他如此淡然地承認了,便如也承認了那所有的傳言。沈鳳鳴不知那傳言中故事的來龍去脈,——那是怎樣一個故事?朱雀便在這臨安城中。他昔年的男寵在此,不知他又知不知道?不管怎么說,瞿安卻一定知道朱雀的所在的吧?他不知心里又是怎樣的想法?還有——凌厲,那名滿天下的“烏劍”主人凌厲,有這樣一個父親,于他來說,又是怎樣一種心境?

    或許,以朱雀的性情,瞿安也不過是他諸多“獵物”中的一個,一夕之后,便可拋卻。只是不知為何,見到瞿安的樣子,沈鳳鳴便覺得,他決不僅僅是普普通通一個“獵物”而已。

    只聽瞿安道,我適才聽到些你們的對話,倒不是有意,不過——“摩失”,這個人的畫像,給我看一看可好?

    沈鳳鳴只覺竟沒法拒絕他,想一想,點頭道,可以。

    瞿安自那樓梯下來,伸手來接紙卷。就連那手指也是蒼白而細長。他身形偏高,沈鳳鳴微抬眼細看,看得出那臉頰上一些干燥,一些細紋,可猶掩不住那一絲或許自生便有,至死也不會消的——蒼美。

    他心里不知為何,反而像是為另些事情松了口氣,暗道似君黎那般“姿色”,若與這瞿安一比,就未免“差了一些”,若朱雀喜的是瞿安這般細瘦蒼白的容貌,對君黎該不會有什么意思。但轉念一想,卻忽想起程平來。那個少年說到容貌,比瞿安更無懈可挑,還更多些英氣,不那么陰柔。但他身體有恙,偶露病容,便與這瞿安的神采有了些相似。朱雀總不會是……

    他已覺自己想得太多,迫自己勿要再想。只見瞿安將那摩失的畫像看了,抬頭道,這個人我應該認識。你若有興趣,我可以講給你聽。

    沈鳳鳴大是欣喜,道,瞿前輩若認識自是再好不過。

    但你決計不要告訴任何人,這些事情是我告訴你的。

    沈鳳鳴答應著。瞿安——他想來已聽到了這些事情是朱雀問的。他只字不提朱雀,卻終究還是不希望提醒他自己的存在。

    他在桌邊坐下,道,“我當年離開黑竹會,偶在西北大漠居住。那邊民風悍厲,常有盜匪出沒,雖然既劫貨也殺人,但殺人也多是給個痛快,鮮有下手殘忍的?墒怯幸荒,大漠里忽然興起一支隊伍,自稱‘沙蝎幫’,凡所過處,便如毒蝎過境,任你是什么樣人,最終便只留下一具具被劇毒腐蝕之后面目難辨的尸體。旁的幫派懼其手段,慢慢也投靠過去,沙蝎幫便愈發橫行。

    “我聽人說起,就去查了查沙蝎幫底細,才知竟不是新隊伍,原也有些年頭了,只是一直沒有什么起眼的。一次行路時,我恰恰遇上,與這叫‘摩失’的,打了一次照面。他是沙蝎幫的少幫主。他父親只是一般盜匪,但摩失不知拜了哪里的師父,學了一身毒功,那時剛剛回來父親身邊。沙蝎幫忽然變成這般,也是因他之故。

    “好在他那時年紀尚輕,雖然那毒功本身驚世駭俗,但他功力一般,那一日相遇,還是傷在我手下。不過我也被他碧蠶毒掌沾到一些,知道厲害,聽他放言要回頭讓他師父來找我麻煩,也有些擔心,便離了那一帶,算是走避!

    唔,碧蠶毒掌。沈鳳鳴自語道。西北的盜匪,學了碧蠶毒掌,來了太子身邊……

    瞿安皺眉道,你知道碧蠶毒掌?

    呃,只聽說過名字。沈鳳鳴道。
捕鱼游戏里金蟾的弱点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2019 赚钱软件 预测时时彩软件 上海配资公司 菲律宾马尼拉四大赌场 安徽十一选五一定牛 吉林十一选五综合跨度走势图 排列3跨度走势图 云南11选五电视走势图 福彩快3玩法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