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修真小說 > 行行 > 六七 泥濘前路
?    “這算什么啊!彼驘o意!岸,我們算什么!不是說好無論怎樣……無論怎樣都要照顧好大哥的嗎!”

    再是捂著臉,眼淚卻還是越流越多。單無意過來輕輕抱著她,也不覺鼻子酸了。他最清楚,作為一個男人——作為長兄的程平——有多渴望有一天也可以來保護他們。而今他終于用了這種方式,一點戾氣不帶地、平平靜靜地消弭了這一場血光之災。說什么無以為報——這樣的方式,卻又叫旁人要怎樣報他才好!

    向琉昱等眾人心情平復了些,才不無沉重地道“如今程公子落在朱雀手里,我們這幾個人再無可能去追,只能速速趕回青龍谷通報此事,看教主如何定奪!

    “可是朱雀怎么會親自來此?”有人就問道!斑@里距臨安也不近,我們已經特特繞了路,避開了張庭視線,他又怎么會找過來的!”

    沉默。沒有人知道答案。

    君黎也在心里想著朱雀是為什么會到來。他不得不將疑點放到一直精神恍惚的無意身上——最大的可能,無意被跟蹤了。不曉得他究竟遇到了什么事——也許,他受了人利用,才讓朱雀一路跟到了這里。

    但現在說這個也不合時宜。眾人此刻都在猜測拓跋孤知曉此事后會有什么樣的決定。多數人認為,一個程平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么。莫說是他了,在程平今日這樣坦然跟著朱雀走之前,他們這些左先鋒單疾泉的手下,哪里曾真正將他放在心上過?但現在人人心里都如堵住了般的郁悶,都痛恨自己在朱雀面前竟然如此渺小,想著除了自己教主,大概真的沒人能與朱雀一爭。

    眼見眾人現在也無心休息,向琉昱干脆就決定連夜上路。君黎默默跟在后面,看見刺刺也一個人垂首走著,便上前道“你那個計劃——現在要改了吧?”

    刺刺一怔抬頭,隨即咬牙!安桓!改什么?現在更不該改了。我倒是應該把信改改才對……!”

    “什么信?”無意從旁邊探過頭來道。

    “沒……”刺刺低語含混。

    “若你們是在說偷偷離隊去救大哥的事情——其實我也在想著,可是這事情機會渺茫,你們可別隨意涉險。等回去見了爹,他一定能有辦法的!

    “不是,我們沒說這個!贝檀痰。

    君黎見無意表情仍有些狐疑,便岔開話題,“無意,你來得正好,我也是有事情想問你!

    無意啊了一聲,“問我?”

    “嗯,就想知道,你一個人行路的這兩天,是不是遇上了什么特別的事?”

    無意的面色立刻轉白,支吾道“沒……沒有啊!

    這回連刺刺都覺出有些不對,追問道“二哥,真沒事?”轉念一驚,“總不會是……難道朱雀會來是因為……”

    “不是不是!睙o意連忙搖手!斑@事情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君黎見了他這反應,已知定有問題,當下只是道“朱雀如果要跟蹤你,自然也不會讓你知道了,只是你也許是無意中泄露了行蹤,你回想一下看——有沒有遇見過什么可疑的人?”

    無意面色轉青,猶自道“沒有!

    “無意,這事情事關重大,你還是不要隱瞞為好。若不方便讓我知道,刺刺你總信得過,你只跟她講!本枵f著,便待走到一邊。

    “我不是那個意思……!”無意頭一抬,隨即又轉開目光,只低低道,“我……我就是……遇見過婁千杉!

    不待二人說話,他又連忙接下去道“但她不是你們原先以為的那樣,這次朱雀的事情也斷不可能與她有關!”

    君黎和刺刺卻都已經吃了驚,刺刺先道,“這次她又說了什么?君黎哥不是說過要小心她,那次張弓長找來,還不就是因為她!”

    “不是……你們應是誤會她了!睙o意解釋道!八惹霸陉愔輲臀,是因為她與沈鳳鳴不和,如今黑竹會沈鳳鳴的勢力大,上次要找我們也是他們所為,她也是為了讓那些人得不了逞才出手幫我。后來告訴張弓長的根本不是她,是沈鳳鳴的手下!

    “都是她跟你說的?”君黎道!八幻嬷o,你怎么能信?”

    “因為……”無意欲言又止,憤憤不平道,“你們不信就算了!”

    “……那好,無意,我們就事論事,上次的先不說!本璧!斑@一次你是什么時候、在哪里碰上她的?”

    單無意悻悻道,“前日夜里,就在蕪湖附近。我在江邊沒找到你和向叔叔,還想著會不會你傷重,你們不得已去鎮上求醫了,所以就往蕪湖鎮方向去了,誰料正巧碰見她。這決計只是巧合,你想,她又怎曉得我會去蕪湖?”

    “她也在蕪湖——她又是女扮男裝么?”刺刺道。

    “是——只是君黎哥說過她是個女的,我仔細看也辨出來了!

    “既然都辨出來了,為什么還信她?”

    “女扮男裝又怎樣呢?”無意似乎急得臉都有點紅!澳阋灿羞^扮男裝的時候,又表示什么呢?”

    刺刺想說什么,君黎連忙將她一拉,道“好吧,姑且不說是不是她跟朱雀或者張庭牽上的線,你去蕪湖本就很危險了,那里遍布官兵的耳目,原先不是說過避開大城大鎮,別抱這樣僥幸么?”

    “我……我也沒料想會這樣的!睙o意聽得矛頭已不指著婁千杉,反而平靜下來,露出自責之色。

    “事已至此,也不能怪你!本璧!拔抑滥闶菗奈也湃。也是我們運氣不好,竟然朱雀這次會親自出現,否則還真不見得會如此!

    無意也只能無話。被這事情一打岔,他自然也沒法再追問先前他們兩人在說著什么信的話題了,甚至像是很怕再被問起關于婁千杉,他不知不覺也走去了另一頭,不再與兩人為伍。

    “無意……事事都回護著那個婁千杉!本璧!八坪鹾艿钟|我們對婁千杉的懷疑,再問他,恐怕要吵起來了!

    “我可想不明白了,不管怎么算,二哥跟那個人也就見了兩次,而且這次見面之前,明明提醒過他要對這人提高警惕的!

    “你記不記得那天在百福樓,沈鳳鳴說過,婁千杉想用功夫迷惑他心智,對他下手。我在想她是不是也用什么邪門手段惑住了無意!

    “但我也記得那天沈鳳鳴說婁千杉被他傷了,幾天內都不能再用這種惑人的功夫了。再說,我可還沒聽說過哪種功夫真的厲害到人不在面前了,心神還被迷惑著的。如果二哥真的當時被她迷惑,那清醒過來之后,更該知曉她絕非善類!”

    君黎蹙著眉,“你有沒有仔細看無意那個樣子?我總有種……有種很不好的預感,覺得他也許……不是‘一時被迷惑’,而是‘真的相信’。這可比受邪門武功惑亂了心智還可怕!

    刺刺歪了歪頭,道“你意思是二哥迷上婁千杉了?”

    “說不定。他看起來有點魂不守舍的!

    刺刺想了想,卻道“要不,我們反正也要逃走,去找找看婁千杉,看看她到底是什么居心?也說不定……我們才錯了!

    “你沒見過她,但我是見過,她一身的邪氣,那感覺絕非善類,否則我那天也不會惹這個麻煩,特地來提醒無意了!

    刺刺噘了噘嘴,道“可你是道士啊,你一貫捉妖捉得多了吧?她也許也只是跟沈鳳鳴有些過節,但除此之外,也許事實真如二哥所說呢?我們豈不是冤枉了好人?二哥也不會無緣無故就為一個人說話吧!

    君黎只得道“好吧,此事暫且當作沒有定論,反正無意接下來也是回青龍谷,不會再與婁千杉打什么交道,我們還是先顧好自己的計劃吧!

    刺刺想了想!澳呛,我把這事情寫在信里,交給爹和娘定奪好了!

    連夜趕路究竟勞累,加上第二天天雨,一行人不到傍晚就在一處鎮上歇息了。果然沿途清凈,已經再沒有捉拿誰的風聲。算來,距離過年還有二十多天,朱雀這一次定又要賺夠上頭歡心了。

    計劃很順利,兩人先后都脫出身來,到約定之地會合——但這樣的雨天,踩著冬日的泥濘相見,實在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我們去哪里呢?”刺刺道。

    “你原來——沒想好?”君黎奇道。

    “我……若說出來怕你罵我。你要去哪里?”

    “我?自然是臨安!

    刺刺瞪大眼睛!澳阋病阋彩窍肴ヅR安的?”

    “就算沒有程公子的事情,我也要去的。你還記得秋姑娘么?她應該遲早會來臨安,有件事我說好會幫她,所以怎樣也要先去那里。至于程公子,雖恐難救,但我們去打聽一下會怎么處置他總可以吧?好在現在臨近新年,這段時間總應該不會有性命之憂!

    刺刺點點頭,歡欣道“對,我們先去打聽打聽。說不定遇到什么過年的大日子,還會有機會混進禁城里呢!”

    一語提醒了君黎,他似乎想了一想,道“嗯,我們盡快趕去,若真有機會,也需要作些準備!

    泥濘的路上,他仔仔細細地拉著刺刺前行,就像是完全忘記了因朱雀的到來而被打斷的、自己當時未曾說完的那句話。

    “我話先說在前面,就算我們一起上路,也要保持些距離!

    ——這句話,最終沒有說。
捕鱼游戏里金蟾的弱点 广东十一选五软件 北京pk拾app下载 证券配资 天津快乐十分和值 想炒股怎么开户 泳坛夺金中奖明细 新疆11选5网站 江苏快3和值跨度 时时彩彩票ios版本 陕西休彩十一选五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