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修真小說 > 行行 > 六〇 敘情淮水
?    向琉昱一時說不出話來,看了許山一眼,見他已站去刺刺那邊,只得道“罷了,我若回去通知,反而鬧大了動靜。這次跟你們去吧。但你爹也交待過,最多十天——無論成與不成,都要回青龍谷。再耽擱我也吃不消了!

    刺刺一喜,道“我曉得向叔叔頂好了!有你們在還愁對付不了張庭?我們事不宜遲,趕快跟上去吧!”

    君黎見她回身來招呼自己,卻道“刺刺,既然他們幾位都與你一起,那后面——我便不陪你去了!

    刺刺始料未及,“那怎么行?你——不擔心平哥哥嗎?”

    “擔心。但——你們在就好,我其實不便同行!

    “不行!”刺刺一把將他拉到一邊,低聲道,“你非去不可,回頭救了平哥哥,我還想靠你幫我逃走呢!

    “什么?”

    說話間,那邊向琉昱已經問道“方才一直未請教,這位道長是……?”

    “他就是舅舅嘛!睙o意便介紹道!澳莻時候,來過青龍谷幫我們的忙!

    “舅舅?”向琉昱瞇起眼睛。他沒見過君黎,卻也聽說過這個道士,大概猜到了,面色就轉淡,道“他早就不是你舅舅,無意少爺還不知道?”

    刺刺聞言忙打斷道“向叔叔,現在不說這個,我們還是快走吧!

    “是要走,但他——”

    “他也要一起走!贝檀汤璧!八宦纷o著我從淮陽過來的呢,你們謝都沒謝他一聲!”

    向琉昱只冷冷道“不義不孝之輩,如今又涎著臉來了,防著他些為好!”說罷拂袖便當先走了。

    君黎吃了他一頓罵,并不還口,但心中不免黯淡。若不是刺刺強拉著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會想與他們一同上路。

    他就落在一行人的最后。也只有刺刺特意與他并肩而行,見他悶悶不樂,便安慰道“不要放在心上啦——向叔叔他啊,是被我和許叔叔氣到了,把氣撒你身上呢。不過想想這樣若能救大哥,你也就受些累啦!

    她本是故意逗君黎,見他還是不語,拉著他手又搖道“別生氣啦君黎哥。你要怎么才不生氣?——跟我說句話么!”

    君黎才哦了一聲,道“沒啊,我沒生氣。我在想別的事情!

    “別的事情?”刺刺眼睛轉了轉,忽然掩口道“哎呀,我——我曉得了,秋姑娘,還有沈鳳鳴——你是不是擔心他們?我……對不住,我一時忘了。若你真要回陳州,那——那你就去!

    君黎瞧見她一雙眼睛里真是歉意,笑了笑道“原本是想回去的,不過現在若回頭,豈不是被你向叔叔以為我被他兩句話說得就跑了?我偏是不走了!

    刺刺忍不住“嘻”地一笑,道“我發現你真的會賭氣?那——他們怎么辦?你不管了?”

    “昨天跟你跑出來,就想著可能沒法管他們的事了!本鑵s正色道!叭缃裎以仝s回去,若真有什么事,也已經晚了——便相信他們一回吧。其實我去了,也只是求個心里安穩,未見得真能幫什么忙,說不定反而壞事!

    說話間,前面有人已說好了幾個船家,能送眾人渡河。張庭也在前面不遠處已經上船,斜斜向對岸而去。一行人默默跟隨著,竟然拿他沒什么辦法。

    行船無聊。只是刺刺、無意都與君黎同船,令得向琉昱不得不緊張地也留在最后這條船上,意示監視。

    兄妹兩個人并不避忌地交換了昨日之后各自所遇。提到沈鳳鳴,無意猶記鴻福樓之怨,雖知昨天同來救人的還有他,也并無感激之意,只道“這么說沈鳳鳴很快要擔當黑竹會金牌殺手一職,那——馬斯呢?”

    刺刺一皺鼻子。自打昨日曉得此事,一直沒顧得上細想,當下便道“本來就是他們兩人中的一個,誰當都沒什么奇怪的吧!

    “對了,你們還不知道!毕蛄痍挪逖缘!扒靶┤兆觿偟弥R斯已經死了!

    “什么?死了?”兩個人不知該是驚還是喜。只有君黎卻好似漠不關心,站起來道,“我去前面透口氣!

    “君黎哥?”刺刺奇怪他的反應。怎么看那個曾重傷了他的馬斯也該與他有莫大關系。

    “別管他!毕蛄痍诺!拔冶疽膊皇钦f給他聽的!

    刺刺見君黎真的顧自去了船頭,只得道“向叔叔,馬斯從來行蹤不定,你方才說的——消息可靠嗎?”

    “是你爹親眼所見,你說可不可靠?”

    “我爹?”

    “前些日子黑竹會在天都峰起了個大會,爭奪金牌殺手的位置。這事兒本來外人不該知道的,卻不曉得你爹是怎樣得知,他便去了!

    “爹一個人去黑竹會的大會?”無意忍不住道。

    “我也是到他回來以后,才知道他是去了哪里,早知道的話,怎肯讓他一個人涉險。不過他似乎早就跟教主打好了招呼——總之,最后也是安然無恙回來了,聽他說來,馬斯是與沈鳳鳴相爭,最后便折在他手里!

    “你的意思是——是沈鳳鳴將他殺了?”

    “他們會內爭權奪利,自相殘殺,哼,倒省得我們的手腳給顧老爺子報仇了。是了,便就單先鋒他回來第二天,顧小少爺那里也傳來消息,說有人擲了一塊代表馬斯‘銀牌殺手’身份的帶血牌子在顧家天井里。如今你們更是在淮陽金牌之墻都見到了沈鳳鳴。三者一遇,馬斯的死訊,那是假不了了!

    “早知道……早知道這樣啊,我昨日倒該謝謝沈鳳鳴的!贝檀锑!安还芩菫榱耸裁,總之他替外公報了仇,否則像我們,根本連馬斯在哪都找不到,別說報仇了!

    她說著,忽然起身,探頭往前,便喊道“君黎哥!”

    君黎聽得喊聲,才回過身。只見刺刺快步走來,急促道“你知道么,馬斯他——”

    “我都知道!本杳嫔届o!吧蝤P鳴跟我說過!

    “你怎么不告訴我?這么大的事情,都不跟我說一聲!”

    君黎只好不語。

    “我知道了——我昨天原本還奇怪,怎么你跟沈鳳鳴會一下子這么要好。若有這個緣故,我就明白了!贝檀陶f著,拂了拂被江風吹亂的鬢邊碎發,道,“我知道你心里還是在意我外公的死的,你還當他是義父,對不對?”

    君黎正要尋辭否認,刺刺雙手往他肩上用力一按,道“不準不承認!”

    君黎一愕,卻見刺刺展顏一笑,道,“因為你最不會說謊了啊,看看,又跳得這么快!

    君黎才意識到這一次是頸邊動脈又被她手指按著,而被她一說,他真的覺得胸口在突突跳著。他有點六神無主,就這樣看著她,動也忘了動,掙也忘了掙。

    如果,他識得那么一點點俗世情懷,他應該就會曉得自己面對她時這樣的心跳代表了什么?墒,退回來講,他真的一點都不懂嗎?號稱通曉一切劫與運的人,會什么都不懂?

    就算再是不懂,在那日一瞬間了解秋葵那段樹枝背后的心情時,他也已經懂得,即使是出家的自己,也無法避免遭遇塵世的情感;而當角色轉換,當換成是他面對刺刺,他也便再無法像以前一樣,假裝無知。

    但即使真的明白,真的懂得,又怎樣。即使了解了自己的內心,又怎樣。到最后,表現出來的自己,還不仍然是假的——“不準不承認”?墒悄艹姓J嗎?他已經決意和這整個世界,在心上保持永久的距離。所有的一切,他只想當它偶爾出現的心潮起伏,當它未能自控的小小波瀾。就算是她——刺刺——今日再是久久凝視,再是把她裝進心里,到最后,還不是一樣要隨風而散!

    “你們——說完了沒?”一邊無意咳了一聲!澳莻,快要到岸邊了!

    刺刺才把手放下來。比起君黎,她才應該是少不更事的那一個。但也許那少不更事才更讓她肆意。就算還未能明白這樣的對視代表了什么,卻至少,她一直能清楚地知道自己心里的喜悲。

    隨心所欲——這是君黎多么羨慕的生活態度。
捕鱼游戏里金蟾的弱点 新疆11选5713 北京pk拾开奖记录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图 山西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内蒙古快3预测今天蒙古 专业理财平台 多乐彩11选5开奖 青海快3走势图结果 如何计算股票涨跌空间 福彩6十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