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修真小說 > 行行 > 二五 淺淺心絲
?    他才開始對這個地方有點好奇——這間房,是女子的房,妝臺抽屜里東西不多,但也件件精細,不染纖塵。若說女子閨房只是這大宅的其中一個房間而已,前些日子住的那小樓,房間雖然逼仄些,家具還沒這里的全,可是依稀也見箱籠里有錦被宛然,細細想來,卻該是女子一人居所。怎么這些地方好像都沒了人許久,都騰了成了凌厲的臨時落腳之處?“凌公子”,他年輕時,該不會是個風流少年吧?

    他原是對凌厲心懷尊敬,所以從沒試去讀他面相,此刻好奇心一起,卻只覺后悔,暗想下次見到他,要仔仔細細看看他命里犯過多少桃花。但卻又一轉念,想到自己關心這些終究也是無稽,反而心情又跌下去。這八九日以來,無論心里泛起什么想法,三個轉念之內必會聯系到自己那慘不忍睹的命斷之上,然后將好不容易平復些的心情又攪得一塌糊涂,他也委實要忍不了自己這樣自怨自艾了。這一下心里又是一堵,他狠狠將抽屜一推,轉身便出了門。

    運河上果然很忙,裝著諸種貨物的大船小船都準備著在碼頭上下,沿河又都是洗衣婦、洗菜婦、汲水婦……君黎一路向北走了數遠,人才少些。他也不管不顧,一個猛子便扎到水里。

    秋日的水其實已經很涼。但凌厲說過,要練便要沉到水底去。君黎于是便拼命地往下劃。哪怕只當做清醒頭腦、平復情緒也好吧。

    浸在水里還真的有效。便只呆了一會兒,君黎就覺心情平靜下來。也許是因為在水中只能如此——若不心境澄明,腦中清明,說不定就不小心淹死了。

    但沉得久了,他還是會胡思亂想起來,想起自己小時候,那個在水里救過自己一命的草環。如今刺刺編的草環還戴在自己腕上。幾天了,那青色已露出枯色,料想再過些日子恐怕手上也便戴不住。畢竟只是草,終究要死去的。

    他想著,只覺憋悶,就浮上去,呼吸了幾口,再沉下來。

    不知不覺在臨安城逗留一月有余,凌厲只在起初四五天時來了一次,卻只是再與他練了練對襲與閃避。君黎雖然還是明顯的下風,但心里有數了許多,凌厲也頗是贊許他的進境。但劍法——卻好像仍沒到該學的時候。

    他于是每日就只能繼續苦苦練習。偶爾不得已,還是要去人多的地方擺攤算個命維持生計,于是還是會聽到些本來不想去打聽的消息。

    就比如,夏莊主。

    “聽說,夏莊主已經回到莊里了!边@是旁邊字畫攤頭的老板說的。君黎也是才剛知道夏家莊離自己住的地方居然很近,而且臨安城似乎沒人不知道夏家莊主夏錚,和夏家大少爺夏琝的。也都知道大半個月前夏錚忽然被皇帝召去,放出要殺頭的消息。

    “但現在似乎搞清楚那時候是個誤會!弊之嬂习宓!澳阏f說,這皇帝的喜怒真是一日三轉,也不知聽了誰的煽動,一生氣便要將人拉去砍頭,派來的人還將莊子里鬧得大亂,害得我們幾個附近的,一連幾天都不敢上街做生意。到后來真要砍頭了,我便去看,卻說那時弄錯了,所以要砍那個進讒言的倒霉鬼。然后隔兩天夏莊主人就回來了,后面還跟著一排人,推了一整車的金銀財物,說是皇上給壓驚——這真是……該說是好命還是什么的!

    他說著,便又仔細打量了下君黎,道“你算命準么?倒看看我有沒有這樣好命發財?”

    君黎淡淡笑了道“便這樣發財機會,放你面前你也不會要的。擔驚受怕,不小心還掉腦袋,哪是尋常人過的日子!

    “你倒看得透!睍嬂习逍χ,便輕拍了拍藏在案下的一個盒子,道,“喏,我跟你說,我這有幅畫,是我兄弟前兩天受夏家大少爺之托畫的,聽說他許諾若能讓他滿意,便要給二百兩銀子——你給我算算,看看這銀子我能不能拿到?”

    “畫的什么這么值錢?”君黎好奇笑道!白屛仪魄飘,我便知你能不能拿到!

    “那可不行!边@老板笑笑搖搖手,忽然似乎看見遠處什么人,忙一招呼君黎道,“快看快看,剛說著,那不便是夏公子了!”

    君黎順著他目光過去,只見不遠處一家玉器店正走出個二十多歲的公子哥兒,身材修長,面色白凈,長相斯文,器宇不凡。又兼穿著精細,身攜寶劍,腰懸玉佩,背著雙手,儼然世家子弟,身后還跟兩個隨從,一個小心捧了個盒兒,想是剛在店里買了什么好東西。

    夏家大少爺,該就是那天逃到青龍谷求救的夏琝了。君黎心道。他好像也已看不出有傷,滿面春風的,想來的確是沒事了。

    夏琝隨即果然折來了這書畫攤頭,猶疑地看了看,似乎因為沒見熟人,不甚肯定。那老板已經迎上去道“夏公子好,是來取畫的吧?”

    夏琝方欣然道“對對對,那幅畫好了吧?”

    “好了好了!蹦抢习暹B忙便從下面將那錦盒取出。夏琝便道,“打開我瞧瞧!

    書畫老板連忙便將盒蓋打開,小心取了那畫卷,交夏琝拿了一邊,兩個慢慢打開。君黎側頭瞧著,只見先出來的是一幅透著些飄揚之意的裙擺,想見這畫上的應是個女子,不由向那夏琝看了一眼。再卷上去,現出女子一只靜垂身側的右手,然后漸漸是婀娜腰肢,素衣烏發,看來是個少女。并不重的墨色就繪得鮮活,這畫師技藝確稱得上精湛,而這少女雖沒見臉,也已讓人覺出是個麗人。再上去些是左肘衣袖,想來她當時正屈了手臂,以手掩口。還未見手,已見那皓腕便從寬口的袖間裸露出一小截。君黎看到這里心忽然一跳——她腕上竟有個鐲子——但這又哪里又算什么鐲子,分明是一個若隱若現的草環。

    說是若隱若現,只是這畫師想顯示那衣袖似垂非垂之感,其實在草環上用了極少量的青色,它反成了這畫中唯一鮮明有色之物,以至草莖草葉都有種纖毫畢露的真實感。這畫中的女子竟然也戴了這樣一只草環?君黎下意識以手摸腕。自己腕上那個草環,已經枯了,只是他始終也沒舍得脫下扔掉。但便在此刻,畫卷已經全開,他看到那畫中人的全貌,心中禁不住狠狠一顫。

    那張透滿靈氣的臉,那雙便如有生的眼睛,那沒一絲虛假的專注表情,不是刺刺又是誰!

    “好啊,好啊,畫得真像!”夏琝已經贊道。真是神筆,才見一眼,就能畫得這般!他說著,便令身后一人見了賞。那老板千恩萬謝,便將畫又卷起給他裝好。夏琝似很鄭重,將那錦盒拿了轉給身后伙計,回身間才見邊上道士正看著自己,心頭便有些不悅,瞪了他一眼。君黎不想多事,轉開了目光去。

    卻不防夏琝忽然好像又見了什么,走近一把將他身后木劍掣出,豎起看那劍穗,道,“喂,道士,你這個哪里來的?”

    君黎心里也便生出不悅來,但細想這劍穗正是他們夏家之物,他有此反應也不算奇怪,也只道,“是有人送的!

    “有人送的?”夏琝似乎不滿他不似他人恭敬,便道,“誰送的?”

    “若記得不錯,應該是令尊大人吧!本枰膊粷M他傲慢,原不想說什么,卻還是說了。

    “我爹?哈,怎么可能!毕默\道!拔业顭┠銈冞@些道士和尚,你扯謊給誰聽?”

    他說著,竟一把將那劍穗扯下,道,“誰曉得你是從哪里偷來,我今日沒空教訓你,便算你運氣,別讓我再見到你在這地方出現,否則——”

    君黎已經一怒站起!斑給我!”

    “這是我們夏家之物,你待如何?”

    他說著,那身后兩名隨從已經虎視眈眈。

    “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知道‘理’字怎么寫么?”君黎仍然爭道。

    便此一爭,周圍已經圍了些人,大多是想看看有誰敢在夏家莊地頭上對夏大少爺不敬。夏琝見人多,更是面帶挑釁之色。君黎見那劍穗鮮紅地就蕩在他手里,心頭一氣,伸手便去奪,周圍人都噫了一聲,就連夏琝都沒料到真有人敢來跟自己動手。

    還是字畫老板先大聲喊苦,便去抱攔君黎,暗道“不就是個劍穗,你跟夏公子爭什么!”

    誰料君黎腳下輕輕滑動,輕易就避開他這攔腰一抱,一轉到了夏琝身側,右手一抬,已抓住那劍穗。夏琝未料這道士身手竟快,不及拔劍,忙用另一只手去捏他腕,誰料君黎也抬另一只手,去捏夏琝手腕,一樣是想逼他撒手。

    這一下勝負還未見分曉,倒是君黎袖子垂下,腕上那只枯鐲露了出來。夏琝微微一呆,手腕已被君黎拿住。兩個隨從忙忙自左右襲去君黎腰上,要逼他撤手,君黎抬足踢開一個,身體急向旁一扭一移避開另一個,卻還是牢牢抓著夏琝,在他手腕上都捏出道青白色來。便此時只聽人群中一個人輕哼道“出息了么,在此打架!

    這語聲熟稔,君黎一怔。人群里走出來的竟是那日在白霜墳前見過的青龍左先鋒單疾泉,那一句“出息了么”,也不知他是在說自己還是說夏琝。

    但他一時也冷靜了些,還是先收了手。夏琝忙忙向單疾泉道“單前輩!還不是因為這道士他竟有這個——”

    “那個是他的!眴渭踩呀洿驍嗨!斑他!

    夏琝似乎很聽單疾泉的,雖不情愿,也只能恨恨將那劍穗向君黎一摔,隨即向單疾泉道“單前輩認得他?他怎會有這個?他跟我們家有什么關系?”

    單疾泉向君黎看了一眼!皼]關系。他跟誰家都沒關系!

    君黎只聽這后一句,就知單疾泉一定已聽說自己那日離開顧家之事,心里一酸,想這單先鋒一定也認為我是那種無情無義之人。果然單疾泉沒再多看他一眼,更沒再跟他說話,只將夏琝肩一搭,道“我們走!

    兩人便漸行漸遠。夏琝早不將君黎放在心上,依稀聽他道“單前輩,我瞧刺刺這幾天都不開心,特特給她買了件禮物,你看看她可會喜歡?”

    便見他自隨從手上盒里拿出了一只玉鐲子來。單疾泉回應的聲音隱隱約約的,似乎是說“你自去問她便好,你們年輕人之事,問我作甚?”

    夏琝便歡喜地將那鐲子收了,后面又說什么,卻已經聽不清了。

    君黎呆站了一會兒,才低頭去拾劍穗,只見一端已被扯破了,無法再系在木劍上。他嘆息著拿在手心,腕上忽然一癢,本來就枯黃的草環在方才的爭執中已斷,竟掉落下來。他也想拾起來,但那草葉整個都脆了,幾乎一下就碎成了末末,撿都無法撿起。

    他只覺心里又像有什么碎了一般,徒然將一堆粉末聚在一起。那書畫老板不知他在干什么,一時也不敢與他說話,隔一會兒方道“算你走運了,真與他打起來,你可別想好過。不過啊,我還是勸你,這幾天別在這露面了!

    君黎才轉頭謝過他好意之勸,又道“老板,我想問問——他方才那幅畫里的女孩子,到這里來過嗎?”

    “我沒見著,該是來過,那日在攤上是我兄弟!蹦抢习宓!奥犝f那姑娘是與夏公子一起來,原本夏公子有心給她畫像,但姑娘好像興趣不大,在這攤上也就待了那么一小會兒,只是夏公子堅持,還是要我朋友憑著印象再畫了!

    她竟也來臨安了。君黎低頭想著。也許是來找她爹的。

    “依我看,那姑娘該是夏公子的心上人!崩习迦越又!澳闱魄,就這一幅畫,他就舍得那么多銀子!只消別得罪夏公子啊,我看發財還是有望!

    君黎卻只嗯了一聲。他還在想那只草環——那只刺刺腕上的,青青的草環。是啊,那幅畫里,都是尋常墨色,就連她的唇色也只點了淺灰,為什么偏要將這草環的顏色細染出來,讓他發現?若能見到那畫師,他真想問問他為什么要將它勾勒得如此出色,以至于只一眼,他整顆心都忽然亂了。

    這是種無法解釋的心亂。那種隱隱約約地、與她聯系在一起的感覺,竟然如同被什么東西在心里拂掃,讓他坐立不安。他不懂。他是真的不懂。

    他收拾了東西,匆匆回家。那坐立不安卻并不因時間而退,反更縈繞不去,讓他難以招架。他只好奔出家門,飛跑到河邊,喘了口氣,跳進水里,一直沉下去。

    只有這滿是秋涼的水能讓他冷靜。

    只有這水。
捕鱼游戏里金蟾的弱点 广西快3开奖l结果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贵州11选五全部基本走势图 上海期货配资宋钱 体彩大乐透专家预测期 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浙江舟山体育彩票飞鱼 000598股票行情 四川金七乐开 互联网投资理财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