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容就問,“李舜也到這里來玩了?”

    余白亦抓抓頭,“不是你說的會有我熟悉的人到這里來玩嗎,我認識的人中也就只有李舜有可能到這里來玩,你怎么反倒還問我?”

    這誤會的!

    江容要笑死。

    他說,“我說的眼熟的人,不是指你現實中認識的人,而是在熒幕上經常見到的人,比如那些演員。你也真是敏感,怎么就扯出李舜來了,害我還以為他真的來了呢!

    余白亦這才明白過來,敢情是弄錯了他的意思。

    扯了扯嘴角,余白亦露出一抹笑,說道,“那些經常在電視上見到的演員,他們怎么了,做了什么傷風敗俗的事情?”

    江容說,“這我還真不好形容,你要想知道去二樓走廊上走一圈就能明白了。不過,我勸你還是別去看的好,不然你的三觀又會被刷新的,到時候又心情不好了!

    余白亦本來沒那么大的興趣的,被他這么一說,興趣倒是濃烈了好多,更加想知道那些人做了什么事,會刷新她的三觀?

    總不能又是和歐陽做的事一樣吧。

    要是那樣,那也太那什么了。

    帶著這樣的心情,她率先往二樓的走廊走去,江容則在后面跟著。

    一到二樓,才在走廊上走了一步,余白亦就被眼前的一幕辣到了眼睛,連忙撇過頭去,不看。

    實在不堪入目。

    一男一女,男的倒是穿著衣服,女的就難以形容了。衣服倒也在身上,可是壓根就沒遮住該遮住的地方。余白亦只是快速的看了一眼,都看到了那女人的胸和大腿。

    衣衫不整,袒胸露乳也就罷了,居然還在這種人來人往的走廊上就做起了那事。

    真是不要臉,下流!

    余白亦連忙捂住了眼睛,面對著江容,質問他,“你怎么帶我來這種地方,這是妓院嗎,這么的開放?”

    “還有你,你眼睛看哪?那個女人身材是不是很好,胸是不是很大,你還看的這么有勁!”

    “你個大色狼!

    江容無語。

    也不解釋,就拿了她的手擋在了他自己的眼前。

    這才說,“我哪有看她們,她們哪有你半分好看!

    余白亦冷哼一聲,“那你還帶我來這里,想讓我吃進去的飯都吐出來嗎?”

    江容說,“我也不想帶你到這里,讓你目睹這傷風敗俗的一幕。我想帶你去另外一個地方,但是只能從這里經過,所以……”

    “你就當他們不存在,也看不到他們在做的事,我們走快一點過去就行!

    余白亦跺腳,“希望你帶我去的地方能凈化我純潔的心靈,不然我才不理你!

    江容說,“我保證,你到了那地方絕對會認為值得的!

    余白亦哼哼。

    然后,她人就走到了江容的后面,頭抵在他的后背,說道,“我不想污眼睛,你走前面,我跟在你的后面!

    江容攤攤手,無法,只好先往前走。

    余白亦說到做到,頭一直低著,半分都沒有抬起來,眼睛就只看著眼前的地面,半分多余的地方都不看。

    她雖然不看,但是那些淫聲浪語還是不斷的傳進她的耳朵里。

    也不知道是哪個女人說的,嬌滴滴的,“陳老板,咱們可說好了,這部劇里我當女二號哦!

    男的說,“喝了幾杯酒你就想當女二號,哪有這么便宜的事!

    女的說,“唉喲,喝酒只是前菜嘛,陳老板你可真心急,奴家會的絕活多著呢!

    男的說,“表演一個來看看,讓我滿意了,我會考慮的!

    女的立馬嬌笑起來,聲音小了些,“要不要換個地方,這里人多嘴雜的!

    男的說,“我時間寶貴的很,沒工夫換地方!

    女的沒法,為了女二號的角色,她也只有拼了,強忍著惡心了。

    于是,女的說,“那好吧,到時候希望陳老板記得你今天說過的話哦,不要吃干抹凈了就忘記了人家!

    男的就說,“你先伺候我滿意了再說吧!

    于是,……

    不怎么和諧的聲音飄入余白亦的耳中,想也知道他們在干什么了。

    余白亦忽然覺得,她長了二十幾年,生活真的是太美好了,哪里見過這樣的場面?

    男女之間那事的現場直播!

    在二樓玩的人,都這么隨意的嗎?

    為了一個角色出賣自己,值得嗎?

    好在江容的步伐很快,速速的帶著她遠離了這個地方,來到了另一個地方。

    這里,明顯的安靜了下來。

    江容說,“小白,到了!

    余白亦這才抬頭,眼睛四處看看,沒有別的人,只有他們兩個。

    余白亦搖搖腦袋,揮去那些不好的畫面,問道,“這里是……”

    江容說,“玫瑰花園!

    “因為設計構造的原因,要想到玫瑰花園來,只能從二樓走廊經過。讓你看到那畫面,真是抱歉!

    他又說了一句,“其實一樓也可以到達玫瑰花園,只是一樓比二樓更亂,人員更加復雜,相較之下,還是從二樓經過比較好一些!

    也只是好上一點點罷了。

    其實,對于一樓二樓的亂象,他也有向帝歌的老板反映過,讓他整頓整頓。然而,老板卻是對他苦笑,“容少,市場需求在這里,我也是沒辦法。而且,我也要掙錢養家糊口。單靠鉆石級別以上的會員,我會虧的連褲子都穿不起的!

    江容也只好作罷。

    日后就盡量少來,偶爾有個局,也是從另一條道直接去的五樓。

    今天也是如此。

    不過,因為想要帶小白到玫瑰花園逛逛,給她一些浪漫驚喜,便也只能從二樓走廊經過了。

    先經歷骯臟,再看到美好,或許會更美好吧。

    余白亦問他,“這個玫瑰花園它很好看嗎?它在那呢,我怎么沒看到!

    江容沒說話,而是牽了她的手,往一扇門前走去。

    而后,從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張金屬卡片來,直接在那門上一刷,只聽“!钡囊宦,就有一個機械的女聲響起。

    “歡迎光臨玫瑰花園,尊貴的客人!

    余白亦看的神奇不已。

    江容俯身做了一個紳士禮,“美麗的女士,請吧!
捕鱼游戏里金蟾的弱点